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亲历上海访民的盛大婚礼

2012-02-01 01:4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亲历上海访民的盛大婚礼

爱德华夏

 

我受到新郎父亲赵迪迪先生邀请,在正月初五参加了访民的盛大婚礼。新郎、新娘不是访民,他们的父母是访民,来宾几乎也都是访民,总共有500多人。婚礼宴席原计划在一个大会堂举办,由于受到官方干扰,不得不分在两个不同的饭店。访民群体本来就具有中国特色,加上这么盛大规模的聚会,使这场婚礼更加是特色中国之特色,堪称世界之最。

在婚礼仪式上,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做证婚人,我也受到邀请发表讲话。记得我讲话的大意是:朋友们,大家过年好!我能参加这场盛大婚礼感到很荣幸!因为邀请我的赵迪迪先生是我非常敬佩的人。他正义、勇敢、坚定,而且富有爱心,曾帮助过很多访民。在这喜庆的时刻,我要赠送给新郎、新娘一本书。这本书是受到神感动和启示的上百人写成,其中有善良的国王、哲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军人、工人、渔夫、农夫等等。这本书里有智慧和真理,最重要的是充满爱。它从诞生地开始向西方传阅,顺时针方向传到东方和中国,成为世界上从古至今传阅人数最多的一本书。信这书的人得福了,信这书的国家得福了。现在我把这本书赠送给新郎、新娘,祝他们百年合好,生活幸福!这本书的名字叫《圣经》。我说完把这本书高举起来,大小录像机、照相机伸过来近距离拍照书名,伴随的是一阵掌声。

我在婚礼上和很多访民们进行了交谈,他们听说我是律师,过来向我诉说冤情。他们的冤情是一致的,都是因为“强拆”。家园被“强拆”,家具和财物被破坏或丢失。之后是流离失所,没有了安身和安心之地。连鸟还有个窝呢,一家人就这么散了,忍气吞声过漂泊的日子。熬不住的愁死了,气死了。

一些不想忍气吞声的人开始走上伸诉之路,他们伸诉的方法不同,因此遭遇也不同。有的人在18年中无数次到北京向国家机关申诉,都没解决;有些人向法院起诉,不但不给立案,连裁定书都不给,国家人大立法机关赋予的诉权,被国家司法审判机关无情剥夺;很多人因申诉被拘留、劳改、判刑过,罪名是千奇百怪。如随地小便,乘公交车不买票,遗弃老母致死(实际是老母到政府维权致死),到北京给国家“领导”拜年等。

就说拜年罪吧,国家“领导”给全国民众拜年不违法,访民去北京给国家“领导”拜年却违法,这在世界法典和判例中都是唯一的,具有中国特色。访民给“领导”拜年也许不是出于尊重,而是想借此表达冤情,引起“领导”注意。“领导”不见面,不接受也就算了,干嘛非得把拜年访民抓起来?这种事八成是“领导”下面的奴才、马屁精擅自干的,可“领导”不制止,难免要背“黑锅”。

访民们受到长久迫害后,情绪由希望变成绝望,由哀怨变成愤怒!他们很多人都称赞杨佳,有一个人还学杨佳,当逼迫他的人违法闯入他暂住地时,他拿起一把刀甩向那人,险些刺中,那人退避走了。

对此我表示:维权应该依靠法律,而不是动用暴力。使用暴力容易防卫过当,防卫过当使双方都受到损害,尤其使访民的损害更加扩大,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杨佳就是个例子。他杀死六名警察,他自己年轻的生命结束了,还造成自己亲人的悲痛,那六名警察的生命也结束了,也造成他们亲人的悲痛。这六名警察还不是直接伤害杨佳的人。所以,我认为杨佳勇敢无畏精神可敬,方法不可学。维权也要讲究成本,用最小的代价达到目的,这不仅要有勇气,更要有智慧。理性挥发出的力量比情感爆发出的力量更大,更持久,更有利。

访民们一致的问题是:法律不公平或根本不起作用怎么办?我说靠舆论和正义的力量。现在是信息时代,互联网是最先进最有效的维权“武器”。在网上可以开出绚丽的“茉莉花”来,有代表正义的“蓝色花”,有代表真理的“白色花”。这些“花”让维权民众喜悦和团结,让侵权官员害怕和收敛。我讲了几个代理的案件,就是依靠法律和舆论正义赢的。我出庭通常带两本书,一本书是国家相关法律,一本书是我写的《唤醒》。

我还讲了对于“上访”一词的观点,认为访民到国家机关申诉冤情不该叫做“上访”。 “上访”和“下基层”是权贵造出来的用语。我们只承认头顶之上有天,不承认有人,我们不该使用“上访”一词。有访民说叫“下访”,这我也不能同意,我们也不想骑在别人头上。我觉得叫“申诉”比较好,有伸张正义,诉说不平之意。“申诉”的目的是求公平。

我们还谈到维权时唱《国际歌》的事,我也表示不能同意这做法。《国际歌》里要实现“英特纳雄奈尔” 社会,这是虚无空想的社会,中国为此付出了巨大惨重的代价。我说不能再唱这歌了,要唱就唱《国歌》。有位访民建议说唱《马赛曲》,我说这也不错。刚才查词典,这歌词第一句是这样写的“前进,祖国的儿女,快奋起,光荣的一天等着你!”。多美好的歌词啊!

婚宴开始后,我们继续边吃边聊,直到婚宴结束。访民们互相道别后渐渐散去了,可我对他们浓厚敬意仍然留在脑海里。正是由于他们的大胆维权抗争,贪官们才有所畏惧和收敛,使其他很多人免于受到更严重的侵权。也正是由于他们的抗争,中国才能向共和宪政的方向进步。他们在为自己权利抗争的同时,也是在为国家民族实现文明现代化抗争。可令人遗憾的是,有许多得利的人却袖手旁观,甚至歧视访民。

在返回的路上,我乘坐地铁行驶在高架桥上,看到窗外的大上海灯火辉煌,繁华似锦,一般人不知道这是一个充满潜规则,丛林规则,鬼蜮横行的地方。就像人们只看到月亮正面,想像出嫦娥玉兔,不知道月亮背面是何等冰冷黑暗一样。我刚看完小说《月亮的背面》,描写人与人相互欺骗,为发财不择手段。如果加上“强拆”内容,描写访民如何痛苦,如何抗争,如何被迫害的,那就十分全面了。

同行的朋友担心我参加访民聚会,律师证有可能被吊销。对此我早有思想准备。如果司法机关吊销我的律师证,就证明《人民日报》那篇《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社论是在放臭屁。把一个老律师,老华侨的真心爱国思维说成 “异质思维”,而且不能包容,还能包容什么?吊销我律师证,只会让更多的律师和民众觉悟,让心存希望的人不再抱有幻想。

我失去一个律师证,能够得到这么大的收益,这不是很合算吗?我维权是注重成本的。他们不吊销我的律师证,我继续维权,他们吊销了我的律师证,我仍然可以当“公民代理”继续维权。我已经把维护人权当成我的生命看待,苦在其中,乐也在其中,险在其中,义也在其中,乘风破浪向前闯,直到中国实现真正的共和宪政制度那一天。

到那时,我到海岛上租间有落地窗,从窗能看到海波和晚霞的大别墅,配置家庭影院,卡拉OK,台球室,小酒吧台等设施。附近可以钓鱼,也可以到海里划船、游泳。到那时,我会邀请一些曾经一起并肩维权抗争的朋友来玩。间歇的时候,我们一边吃刚出水的鱼,喝自酿的葡萄酒,一边回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讲述维权抗争的故事……。让我感到自豪的是,我不仅是这些故事的倾听者和讲述者,还是参与者。

2012年1月29日

 附录:冯正虎的证婚词

各位来宾、各位女士、先生们、大家晚上好!

今天,是马赟先生和方小雪小姐喜结良缘的大好日子,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福这对新人,新婚愉快,百年好合,心想事成。

这对新人,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经历了很长时光。他们的基础是牢固的,感情是深厚的,双方父母是认可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有关条例,他们的婚姻是合法的。

此时此刻,作为证婚人,我宣布:新郎新娘从此结为合法夫妻。

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日子中,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疾病还是健康,要互敬、互爱、互谅、互助,一心一意、忠贞不渝地爱护对方,直至生命的尽头。

值此美好的夜晚,你们不能忘却了给予你们无限呵护的父母亲,要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化为实际的行动,孝敬和侍奉双方的父母颐养天年。

让我们祈祷!让我们祝福!让我们举起手中的酒杯,共同祝愿这对新人新婚愉快、永结同心、白头偕老,携手共创更美好的明天!

 

  证婚人:冯正虎

2012年1月27日

图一:冯正虎与赵迪迪

图二、夏律师(爱德华夏,右一)与来宾一起聊天

图三、参加分会场婚宴的部分访民来宾合影

 

 

 

来源:爱德华夏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edwardxiajun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