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2013-04-25 21:3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55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郁申树(爱尔兰)

有国不能回的公民

 

二○○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五点前,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登机大厅里出现了一批记者,他们来自日本的电视台和报纸等媒体,不知就里的人会以为他们在跟踪报道某位「要人」或「明星」。当记者等候的人走向镜头时,人们才知他既不是要人也不是明星,而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他叫冯正虎,是一位持中国护照的公民,而他此行的目的更为平常,就是返回故国故土上海。

那么,如此再寻常不过的事为什么惊动了日本各媒体的记者?冯正虎有什么新闻吸引他们大老远地赶来?

是的,在正常国家正常国民看来很平常的一件事,在非正常国家国民的冯正虎身上不仅酿成了新闻,而且演变成奇闻,是世界上闻所罕闻的奇闻。事由十分简单,二○○九年六月七日以来,冯正虎每周一次搭机回上海,到这天已是第七次了,此前,他不是在上海浦东机场被海关拦住,眼见到了自己的家门而入不得;就是在成田机场被听命于上海有关部门的航班婉拒登机,使他出了日本海关却上不了飞机。

凭常识思索的人一定要问:既然根据中国现有的《国籍法》和《出入境管理法》,政府部门没有剥夺公民回国的权力,他们为什么要违法阻挠冯正虎回国?难道冯正虎犯了什么罪?不对!即使是罪犯也应允许他回国接受审判。那么,中国政府为什么做出这种横行不法的荒唐事?又为什么惧怕一介书生冯正虎?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中国政府草木皆兵!

 

无辜蒙冤获罪

 

追溯冯正虎被列入政府「黑名单」的来由,得从一桩天下奇案说起。

冯正虎是毕业于复旦大学的硕士,一九八九年「六四」运动发生后的五月下旬,他主持的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发表声明,反对军队镇压学生民主运动,「六四」事件后他被审查一年多,并受到行政记过处分。

一九九一年冯正虎去日本留学,一九九八年回国投资创业,二○○○年他与天伦咨询公司合作编辑了一本中文版电子书《上海日资企业要览》,并由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此书发行后受到中日两国有关企业及新闻媒体的好评。二○○○年十月上海举行第二届国际工业博览会,政府部门推举冯正虎为上海留学回国创业者的特邀代表,让他在博览会上展示他编辑的电子书。不料,在博览会落幕后的十五天,冯正虎被上海市公安局查禁支队刑事拘留,原来,电子书出版后,上海市新闻局发文撤销该书,但此时书上市,造成主编冯正虎犯了「非法经营」罪,他就此被判刑三年。

这桩骇人听闻的冤案,昭示了中国政府剥夺公民自由出版权利的现实,也使冯正虎意识到,目下的中国处于有法律(条文)而无法治的状态,执法者本身在肆无忌惮地违法枉法,这种现状必须改变。

 

把监狱当「课堂」

 

为此,冯正虎在监狱里定下「依法申诉,安心服刑」的原则,一面继续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判法院)和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无罪申诉,一面视坐牢为另类的生活体验,尊重和服从监狱的合理管教,并和同监的其它犯人和睦相处,在困顿中磨练意志修身养心。

但冯正虎的顺服和妥协并没有换来应有的尊重,他在被迫从事长毛绒缝制工作中染上了过敏性皮炎,分监区长非但不接受他掉换工作的合理请求,反而在三个月内两次把他关入禁闭室几十天。他在这座「牢中牢」里受尽折磨,除了吃饭、大小便、洗漱,每天十五个小时面壁端坐在八公分宽的细长矮凳上,一日三餐只有白饭加酱菜。冯正虎不甘受虐,依据《监狱法》、《劳动法》和《服刑人员改造手册》向狱方申诉,经过他以死求生的反抗,他的处境得到了改善,还惠及其它同监犯人,严管室里老虎凳搬走了,狱警违法处罚服刑人员的事也减少了。

 

走上护法维权的不归路

 

出狱后,冯正虎不满足于为自己鸣冤,也不停留在帮助一个个冤民个体维权,他要让更多的公民认识到,社会上冤情遍地的原因,在于执法机关本身在制造冤假错案,而根子是甘当共产党附庸的司法体制。为此,他于二○○五年十二月开办「护宪维权网站」,给维权者提供一个交流维权心得的平台,使更多人关心维权运动。二○○七年起冯正虎自费编印「督察简报(上海版)」,刊发了《在日华侨回国投资引发命案的调查报告》、《剥夺公民诉权的上海法院》等案例,提出《改革中国人大体制从上海做起》等建言,简报至今已办了二十六期,每期还送寄中央和上海的政要及机关。

二○○八年冯正虎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访,在简陋的接待室看到来自全国的许多上访者等了一周也没轮上接待,受到接待的也不过填张表格,此后照例是石沉大海。他决定把冤民的呼号记录下来,收集了一百八十九个案例,编辑出《不服上海法院裁判上访申诉案件汇编》,印制后供不应求,成为外地维权人士制作汇编的蓝本。他却为此受到十天的行政处罚。

 

成为当代「西西弗斯」

 

冯正虎成了上海维权人士的中坚,却被上海政府看作眼中钉肉中刺,在北京奥运等敏感时期,他遭到上海当局的非法软禁,今年二月他在北京被上海来的截访人员非法绑架并拘禁四十一天。

今年四月一日冯正虎去日本暂居休养,六月七日,他回国时遭到上海当局阻挠其入境,为了维护国家与宪法的尊严,为了捍卫中国公民自由回国的权力,他决定以身试法对抗违法滥权的政府,由此我们看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中国公民不能如愿回国的问题由来已久,二十年前的「六四」造成一大批中国异议人士流亡海外,此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因上了政府的黑名单而被挡在国门外,除非你依从政府写悔过书,否则连为父母奔丧都无法入境。中国政府的恶行既违反了自己制定的现有法律,也违背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人伦,但是面对中国政府筑起的铜墙铁壁,保持尊严和人格的海外游子只能望洋兴叹。

故此,冯正虎用自己微薄(却是耗尽他的财力精力)的一人之力,去对抗一个统治十几亿人的强权政府,以此唤醒海外华人:我们每个人都有回国的合法权利;也明确正告中国政府:你们任意剥夺公民回国的权利是违法的。看上去冯正虎是在用鸡蛋砸那堵铜墙,但政府色厉内荏的反应表明:是铜墙畏惧鸡蛋!

冯正虎的第七次闯关又以被遣送回东京告终,但他并不气馁,又开始准备第八次闯关。冯正虎不屈不挠的抗争,让人想到加缪对西西弗斯的诠释──西西弗斯不畏辛劳每日往复把从山顶滚落的巨石再推上去的「愚行」──表达了默默担当永不放弃的精神。何况现实中的冯正虎并不孤立,七月十六日,关心冯正虎事件的同道联名发出「支持冯正虎回国的公民呼吁书」,在短短的半个多月里近一千名海内外华人签名声援。人们会看到,将有更多人效法冯正虎,鸡蛋砸开门洞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原载香港《动向》2009年9月号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