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4)上海冯正虎——连续软禁209天

2013-04-25 21:5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6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4)上海冯正虎——连续软禁209天

博讯记者:李方

 

 

勇士秦永敏,年内被迫暂不出声

 

秦永敏坐牢22年,和李旺阳并称国内两大硬汉。但是,连秦永敏也有被迫暂不发声的时候。

笔者先是得到冯正虎的电话,可是久打不通。后来有朋友告诉我:冯正虎的电话国内或许有时可打通,但国外很难打通。无奈之时,又寻得了秦永敏先生的电话,电话是打通了,但秦永敏先生听明来意后,说:“我现在有些事忙,希望你能明白,年内我暂不接受任何采访,因为,采访一次我就被抓一次,采访一次就被抓一次。”

我知道秦永敏先生多年坐牢,今年5月新婚。家庭生活对他十分重要而且稀罕,大家都希望他有正常的家庭生活,不再入狱。目前,他还领不到结婚证,60岁的人了,还没有生育权。所以,我说:“我非常理解,希望您平安健康。”之后,和秦永敏先生互道珍重,告别。

 

 

冯正虎电话竟然打通,虎声依旧朗朗

 

笔者又转而试拨冯正虎的手机号码,始终不通。再拨座机号码,居然一试就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朗朗的声音:“你好,我是冯正虎。”然后,我们开始了愉快的采访。其实,更多来看,应该算是聊天。

冯正虎简单介绍了他目前的生活情况,他说:“今天是我被连续软禁的第209天,我不能出门,买菜当然也不可以。主要是太太照顾生活,我倒没什么,经得起,但太太压力非常大。她要是去母亲家,我就自己照顾自己。其实没什么,生活很简单,一双筷子一只碗。有时,也有市民给我送些菜来,在楼下看我。”

“对于这些好心的市民,我劝过他们不必冒这个风险,我没什么,只是出不了家门而已。但是他们一来看我的话,可能就会被调查,甚至被拘禁。我实在不愿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老百姓是善良的,却是没有安全的。”冯正虎说。

 

 

冯正虎没有电脑,没有手机

 

我问他现在可以上网吗?怎样与外界联系?冯正虎说:“哦,不能上网 ,我的电脑被没收,手机也被抄走。目前只有座机可以用。了解外界,只有看报纸、电视。”

我说,座机也许什么时候也有可能被停止吧。冯正虎笑道:“嗯,他们也要留一个监听的窗口吧。所以我想,这个座机可能还不大会停掉。不过,虽然是别人的监听窗口,每月话费还是我们自己按期去交的。”

“现在,每天有24个人轮流值班,在门外和小区门口看守我,有警察也有保安。据说,每月他们的花费都在30万元左右,令人心痛,这么多钱居然用来看守一个根本没有违法的公民。你说是多大的浪费?周末,人员还会有增加,像今天周六,就多于平常。”冯正虎说。

9月18日,冯正虎要求陪太太区医院看病,被阻。原因那天是“9.18”敏感日。次日,冯正虎再次要求陪太太看病,再次被阻。冯老虎终于发怒,坚持要去,结果一沈姓警察对他大打出手,致脸部破创出血。冯异常愤怒,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警方终于同意,但一路都有警车跟随押送。

对于被连续软禁200多天,冯正虎说:“其实自从2010年机场回来后,软禁是家常便饭。这次之所以连续这么久,大概是因为参与的一些公民维权活动,我也把他们的侵权行为做了记录,这些活动也许招致了长期软禁。”

 

 

每天可以放风两次,打打太极拳

 

“我现在身体还可以,主要是心理调节得还可以。毕竟我经得起,想得开。但主要是亲人压力大,我太太现在身体很不好,还要照顾我,照顾母亲。

我现在每天可以放风两次,在楼下,小范围内走走,打套太极拳。每次我控制在半小时吧。”

一个合法公民,在自己的家里,每天居然得享受放风的监狱待遇,听起来十分讽刺——在报纸上、电视上,以及“领导”的语言里,我们是一个法治国家!

冯正虎说,这放风权也是他争取来的。“我和他们说,按照拘留条款,被拘押人员有放风的待遇。就算我是被拘押的人员吧,那你得依照条款,给我放风的待遇。多次交流、争取,国保领导终于同意。他们的底线是不能出小区,时间不能长,不能逃跑。我为什么要逃跑,这是我的家,我又没有犯法,我是这个国家的合法公民,我逃跑干什么。”

面对在家里坐“无期徒刑”的怪异情况,冯老虎反而发出朗朗笑声,我沉重的心情也不禁随之轻松许多。

 

 

希望18大后,新的领导人切实依法治国,废除非法拘禁

 

冯正虎对中共18大的寄望是:“希望新的领导人,有新的视界,确确实实依法治国,废除非法拘禁,尤其是公务机关对公民的非法拘禁。实际上,我们国家现在法律已经十分健全、完备,可是缺的是依法执法,缺的是公权部门对自己制定的法律的基本尊重。政府非法拘禁一个合法公民,这对国家形象是很大的损伤。相信新的领导人,他们生活在一个互联网发达的时代,应该具有现代治国观念,具有国际视野,早日结束这种不理智的对待公民的行为,结束政府自己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的暴行。”

“实际上,看守我的人,他们也不愿这么干,他们也知道我没犯什么,我相信他们内心是痛苦的,他们被迫去干违心的事。我理解他们,不怨怪他们。”冯说。

结束采访时,冯正虎说:“感谢外面所有关心我的人们,你们的关怀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我会坚持住,会自我调理心态,始终怀着希望。”

冯正虎太太原是大学教师,目前已退休在家,专事照料家庭。她的退休金,是夫妇二人的全部生活来源。在丈夫的长期非正常生活面前,她默默承受着辛劳与痛苦。

 

 

2012年9月23日

原载《博讯网》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