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2013-06-04 08:1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20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冯正虎

 

【编者按】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发表冯正虎2009年6月4日在日本东京艺术剧场会议厅召开“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纪念集会”上的演讲稿,并配上一张“六四”当年的声援相片。六四学生发起“反腐败、反官倒”的爱国民主运动,过去了二十四年,当今最响亮的还是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败口号:“老虎苍蝇一起打”。

 

今天是“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我们沉痛悼念20年前在天安门屠城血案中死难的学生和北京市民,我们深切关注因六四事件及其纪念活动而遭受迫害的国内人士。毋忘六四,面向未来。我们要记住六四屠城的黑暗与悲哀,但我们更要焕发六四民主的光明与欢乐。

“六四”事件是什么?是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了二件事:以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学生为代表北京各界参与的数百万民众欢天喜地的爱国民主运动;最后,军队驱使坦克车在天门广场上血腥镇压了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学生。当时,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甚至各地党政重要部门人士都与北京同乐,1949年以来第一次欢欣鼓舞地涌上街头参与民主示威游行,他们的诉求:反对腐败,要求建立民主的监督机制。这场大学生为代表的民主运动没有提出推翻中共政权的诉求,也没有暴乱行为。把六四天安门事件认定为“反革命暴乱”是一个陷害,为清算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一大批奉献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的党内精英以及参与六四民主运动的所有大学生及其他阶层民众找到一个迫害的借口。但是,史实是无法篡改的。中共当局自己也在改错,后来降低调子,定性为一场风波,现在称为事件,将来必定会平反六四事件。六四事件不仅是中国的一场悲剧,也是中共党内的心病。

假如当时没有六四屠城的黑暗,假如中共当局像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一样接受六四民主的光明,那么今天的中国不仅在经济上更富强,而且在政治上也已归属现代文明的民主国家,至少不会发生如今的道德灾难、人权灾难、环境灾难。领导人民进行自新改革的中共一定得到人民拥护,可以坚固其执政地位,即使在国家民主化过程中出现类似台湾国民党丢失政权的情况,最后也会重新掌权。

但是,历史没有假如,当时的结局是六四屠城。六四惨案让整个世界震惊,国际社会无法容忍共产党政权的残暴,所以六四事件促使苏联及东欧国家迅速从专制社会转变成民主社会,使效法中国的罗马尼亚独裁者没有成功,军队不愿镇压人民,反而把独裁者送上断头台。而且,“六四”的武力镇压也差一点毁掉中共政权。依靠“六四”武力镇压可以换得二十年的稳定,这是一个流传已久的伪证。其实,“六四”武力镇压后,在国内由于武力恐惧与全面倒退,使体制内的精英与一般民众万念俱灭,采取一种不合作的态度,同时一大批被逼到对立面的体制内精英却成了反对派的精英人物,89、90、91年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声势浩大,人才济济、粮草齐备、同仇敌忾,又加上整个国际社会的鼎立相助,主要民主国家都与中共政权划清界限,中共政权遭受前所未有的孤立,并处于摇摇欲坠之中。

邓小平比谁都先看清自己的失误,1992年“南巡”才是力挽狂澜,制止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面倒退,继续力举经济体制改革,其结果化解了内外压力,挽救了中共政权。

“六四”的民主运动及其理念对于今天的三十几岁、四十几岁、五十几岁、六十几岁人都有深刻的影响,这些年代的人物已经成为影响中国发展的领导人物,无论在执政体制内,还是在民间的反对派阵营内。而且,“六四”事件促使越来越多的社会精英人物加入反对派的阵营,增强了中国的民间力量,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在国内外有如此庞大的反对派人数,人才济济。三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已使中国经济市场化、多元化,变成了资本主义,为个人的自由奠定了经济基础,使今天的许多人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的事、说自己的话,这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基础。中共也在变化,它迫于民众的压力,正在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完善法律制度,逐步实现“六四”运动的诉求。当然,中共现在还是说的很多,做的很少。

基于中国的变化,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现在国内日益高涨的中国公民维权运动,就是将法定的人权转变为实有的人权,实现零八宪章的理念与主张,建设一个自由、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的新中国。这是“六四”民主运动的继续,将是一场由中共党内坚守宪法法律、支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政治路线的政治改革派人士,与民间大批维权律师、独立知识分子以及数千万维权上访民众共同推动的政治体制改革,这是中国进步的希望。

 

2009年6月4日东京

 

图:上海南京路交易中心声援学生爱国行动的横幅(摄于1989年5月19日)

19890519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