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法轮功与九评三退

2013-04-27 19:2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015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法轮功与九评三退

冯正虎

 

大纪元于2004年11月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2005年7月1日又发起《退出中共》的三退活动,声势浩大,据大纪元的网上统计三退人数至今已达四千九百万人。我是大纪元网络媒体上的作者,我的许多文章都被大纪元登载。但是,我对九评三退的看法却与大纪元的主流观点相异,是独立于中共与法轮功的第三人看法。

2005年9月我在日本接受大纪元记者的采访时,记者希望我这个来自国内的人谈一下对法轮功与九评退党的看法,我不回避并坦诚谈论国内最忌讳的问题。当时大纪元刊登了记者的专访文章,但是原稿中关于法轮功与九评退党的6千字论述均未发表,或许大纪元编辑考虑到我的部分言论与他们刚刚发起的退党活动有点不协调。当时我还将没有删节的这篇访谈文章寄送国家主席胡锦涛,希望中共与法轮功和解。或许我的善意是不合时宜的,双方都不理会。

时光一晃三年多,三退人数从四百万增长十倍,在网上天天增加,但是中共党员数也是天天增加,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公布的全国党内统计最新数据,截至2007年6月,全国中共党员总数为7336.3万名,比2002党的十六大时增加642.2万名。如果把共青团、少年红领巾队员加算进去,应该有几亿人口。中共在国内对法轮功的控制仍占优势,而法轮功在海外、在互联网上也占据进攻的优势。

但是,双方对峙中有一个新的变数,就是中道的力量在迅速壮大,国内民众逐渐公开议论并同情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更多的国内律师不屈从中共当局的压力,参与法轮功学员案件的辩护,维护法轮功学员的宪法权利,同时也有一些特立独行的自由知识分子、民运人士、基督教徒对在海外网络上、精神控制上日趋强势的法轮功及其相关团体的言行、政治主张、运作方式提出公开异议。

我关于法轮功与九评三退的认识还是三年前的水平,或许这是一个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认识。现在,我将当年大纪元未发表的这段采访对话一字不改的摘录出,并附上当年的采访稿《争取与捍卫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全文,供读者参考。

 

记者:听说您曾经与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起,您就近感受的法轮功学员是怎样的?

 

冯正虎:是的,2003年9月我与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一个中队相处半个月,后来他被调走了,或许我们两个都是“不认罪”的犯人,关在一起不合适。他是被两个犯人看护着,主要是把他与其他犯人隔开,阻止他与其他犯人交叉影响,但是警察与犯人对他还是比较友善的,大家都知道他是法轮功学员,也知道他寄发五百份信,被判了五年半徒刑。据说,他妻子、哥哥帮他发信,妻子被判半年、哥哥也被判一年。我们有时也点点头,简单问候几句,但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祝愿。他姓张,与我年龄相仿,大约四十多岁,大专学历,人和善、乐观、也能同情达理,但是他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他刚调到我们大队时,大队警官例行公事找他谈话,试图说服他认罪,他回答很干脆,您们喊李洪志,我称李老师,您们不信法轮功,我信,我原来腰有病,就是练了法轮功,身体康复了,到这里我遵守监规,我服我的刑期,您们也不要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信念。我估计他的刑期也快满了,或许已出狱,祝愿他以后的岁月平平安安。

郭国汀律师帮助申诉的那个法轮功学员也是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里闻名的,是一个长期绝食的犯人,所以常常要被送进医院强行灌输,而监狱的总医院就在我们监狱内,监狱是个封闭的小社会,一点事也传得很快。当时,我很希望他像老张一样能调到我们中队,我会劝服他放弃长期绝食的做法,这等于是自杀,生命是可贵的,我们宁可遭受迫害我们的人来摧残我们的生命,绝不能用自己的手来摧残自己的生命,在任何一个屈辱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坚守自己的信念,微笑地活下去。我把在中国流行萨斯时期给妻子的信中摘录一段献给仍在冤狱中煎熬的受难者,祝愿他们像我一样看待在灾难中的生命,平安地度过灾难。我在信中写道,“我读5月8日《南方周末》,一则用词简练,寓意深长的公益广告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SMILE AND RETAIN SMILE。每个单词的首个大写字母均以藏头诗的形式被加粗加黑,读下来就是“SARS”——非典型性肺炎的英文简称。而“SMILE AND RETAIN SMILE ”的中文就是“微笑,并保持微笑”。把萨斯与微笑完美地组合在一起,这是人类自信的幽默,也是面临灾难唯一可取的生活态度。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是脆弱的,一旦遭受天灾人祸都是无法抗拒的,但他(她)可以保持微笑,在危难中乐观地度过每一日,不要因为死亡的威胁而惶惶不安,亵渎生命的价值与做人的尊严。我们坚持生命可贵,更不必恐惧死亡。作家史铁生说得好,死神是最守信用的,他早晚会来的,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我们已经历了很多苦难,更懂得微笑的力量,让我们继续微笑,并保持微笑吧。”

同时,我们每一个坐牢的人都不应该与监狱的警察作对,要理解与配合他们的工作,至少我们的行为不让狱警丢饭碗,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靠工资过日子的人,在狱中犯人长期绝食会致残致死,看管的狱警要承担责任的,但是您要他认同您的信念、纠正您的冤案,狱警是没有这个权力。如果狱警违法监管、虐待犯人,我们要坚定抗争,想方设法让这些狱警丢饭碗,甚至陪我们一起坐牢。我们今天的坐牢也不是狱警请我们进来的,我们在狱中所受的羞辱以及坐牢肯定要遭受的精神煎熬与肉体折磨都不是狱警强加给我们的,狱警仅是司法判决的执行者,我们不要期望他们去辨别罪与非罪,我们只要求他们能依法监管,善待囚犯。是一张不公正的判决书把我们推进地狱,是法官的错判给我们带来所有的苦难,所以我们必须依法申诉,向公众呼吁,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要有活下去的决心,在狱中快乐地过好每一天,不要去担心明天,在任何一个恶劣的小环境里,都必须尽力保持心里的宁静、身体的健康。我呼吁在狱中的囚犯不要长期绝食,最多为了抗议绝食一两天,狱警应当依法监管、善待犯人。

 

记者:您如何看待法轮功和其在中国受到的镇压?

冯正虎:1999年暑假时,有几位复旦大学的学生在复旦大学附近的政通路上设摊宣讲法轮功,并向行人赠送李洪志先生的著作,我正好路过也取回一本《转法轮》,是一本通俗易懂的修身养性的书,读过也就一搁,也没有深刻的什么影响,或许我不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没有这方面的悟性。后来,我已忘记把这本放在哪里,因我家的藏书很多,但抄家时,却被警察抄走,至今未归还。其实,法轮功在中国国内发展鼎盛时期,我却一点也不知道这个有数千万学员的气功团体,真是隔行如隔山,我是不去公园里练功习武的,只知道有个学员遍布全国及海外的香功,因为我母亲是练香功的,而且很信服香功的创始人田老师,常在家里宣扬田老师发功的神奇故事,据说田老师也是哪位菩萨的转世,我不信这些,但我从来不反对,理解与尊重母亲的信仰,每天练功拜佛,就会心灵宁静、经脉通畅,使我母亲八十几岁高龄还很健康,豁达大度,这是我们做小辈的福分。在整肃法轮功初期,来势很猛,传说要清理所有的气功团体,香功也是首当其中,已经禁止集体练功,我真为母亲担忧,如果香功也被划为“邪教”,她肯定也会想不通,为正名而抗争,以后的悲惨就会接踵而来。幸好这个厄运没有使她碰到。但是,法轮功学员却碰到了,这些练功健身的普通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给自己带来心灵安宁、身体健康的气功是“邪教”,自己信服的李老师是十恶不赦的罪人,自己也成了人人避忌的魔鬼,他们当然想不通,要为正名与信仰的自由抗争。这是人之常情的小道理,将心比心,谁受了冤枉都会叫屈。原本这些远离世俗的纷扰、一心练功修行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逼上梁山,与政治搭界;原本法轮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气功团体,至今法轮功自己还不愿承认是宗教团体,中共的镇压却使它修炼成佛,成全它成为一个势不可挡的新宗教,正是天将大任于斯人也,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客观事实。

从大道理上讲,中国政府应当要遵守自己已签署的国际公约,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都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也明确规定,中国公民有权享受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及宗教信仰的自由。不应该使用武力强迫法轮功学员去改变他们的信仰,也不应该以政治方式禁止某一宗教团体。如果少数法轮功信徒有违法犯罪行为,就应当以法律手段公正处理,予以处罚,但仍然要尊重他们的个人信仰。日本奥姆真理教是一个举世闻名的邪教,但法律惩罚的是那些施毒杀人的信徒及指示行凶的主教,而不是那些信奉奥姆真理教的信徒,这些信徒可以依然信奉自己的信仰,信邪信正是个人的信仰问题,政府无权干涉,而且还要保障这些信徒的宗教信仰自由。如果您的行为是危害社会公共安全及侵犯他人基本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无论您是正教信徒,还是邪教信徒都要受到公正的司法审判,并依法惩罚。这是在自由、民主、法治的文明社会里,执政党与政府的基本取向,必须对不同思想、不同宗教的宽容,才能使具有各种对立思想、对立宗教信仰的个人及团体和平相处,达到整个社会的和谐。

六年前,中共把法轮功判定为邪教,挥霍国家的巨大财力、人力,动用专政机构消灭法轮功、强迫法轮功学员改邪归正,但是这场对新教的圣战打了六年多还没结束,也没有赢的希望。中共面临的对手,不是在姓资姓社的政见上相异,而是在宗教信仰上的截然不同,一个是信奉神,一个是不信上帝神仙,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中共用无神论的科学道理对法轮功学员的苦心教育几乎是对牛弹琴,有的是阳奉阴违,有的是依然公开信奉自己的法轮大法,人间最具恐怖的监狱、刑具等暴力工具对这些信奉神的威力、相信来世报应的法轮功学员实在不起威慑作用。

六年后,没有被消灭的法轮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中共判定为邪教,替天行道,开始全面反攻,在全世界范围进行一场反中共的圣战,在海外的华人圈里已占有绝对优势的舆论支配地位,在国内对法轮功的反攻也是防不胜防的,很多民众开始同情法轮功,当然不是认同法轮功的信仰,甚至还会批评法轮功的主张,但都赞同维护法轮功学员宗教信仰的自由权利,让法轮功学员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中不要受到歧视与迫害。这场圣战已是一场规模最大的内战,把中国人重新分裂成对立的两个阵营,攻心战比核战争还厉害,中共是邪教,还是法轮功是邪教,如果您站在法轮功一边,甚至同情法轮功都会受到世俗权力的报复,但您站在中共一边会受到神的诅咒、来世的报应及道义的压力,这是一场不会有结束,也不会有输赢的内战。但是,这种中国人的分裂远远大于中国领土的分裂,使中国社会失去稳定、失去和谐、失去齐心协力发展中国的原动力,一个人心分裂的中国是不会强盛的,还会受到国外列强的欺负。

如何结束这场内战,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应当可以胜任解救民族危机的大任。中共与国民党不共戴天,仇杀了几十年,死了数千万人,现在已在胡锦涛先生主政时期握手言和,化敌为友。和解谈判也是有底线的,国共和谈的底线就是国民党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那么,中共与法轮功是否也可以进行和解谈判?完全有可能。法轮功当今的势力影响远远大于台湾在野的国民党,不仅对国内的法轮功学员有号召力,而且传至全球七十多国,已经对海外华人圈有足够的影响力,又是这场内战的主角,当然有谈判的资格。和解谈判的基础是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双方的最大公约数。法轮功可以认同中共的和解底线,也就是认同宪法前言中规定的中共政治领导权,不提出追究政治责任,这也符合李洪志先生的一贯主张“我们是修炼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出世间的、不求也不贪图世间各种名与利的。对恶人恶党的揭露,是为了制止邪恶的迫害,是对被邪恶欺骗的众生的唤醒与挽救”,“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走在神路上的人怎么能跟人斗呢”,李洪志先生过去也讲过,“大法弟子的修炼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大法弟子的修炼会有另外一种方式出现”,也就是练功修行,不会去干涉世俗的政治。同时,中共也应当认同宪法中公民权利规定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承认与恢复法轮功为合法社团,追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具体违法人员的法律责任,并对受到司法不公正伤害的法轮功学员给予国家赔偿,并安抚受到迫害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这样可以用和平方式解除中华民族的一场危机,中共也以此为起点开始革新除旧,从一个维护党的集团利益为目标,以意识形态的信仰为主导、以阶级斗争为手段的传统革命党转变成一个以维护全体公民的最大利益为目标,以国事政策为主导,以政策竞争为手段的现代执政党,通过司法程序与受到迫害与冤屈的当事人达到和解,真正创建一个和谐的社会,团结全体公民同心协力地去建设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国。

 

记者:您如何看待大纪元九评系列社论和目前中国大陆及世界华人退党大潮?

 

冯正虎:大纪元九评系列社论把中共历史上所犯的罪过集中地摆在一起,令人发指,产生心灵震撼的效果。事实上,大部分罪过中共在过去的纠错文件中自己也承认,也是众所周知的事。中共党史就是一部不断犯错不断纠错的历史,也是否定前任决定、重新整党的历史,每一次纠错了,老百姓又一次原谅它的罪过,中国老百姓是很善良的、宽容的。是否这次天要灭中共,中共已经没有纠错的机会了?还是神有博大的胸怀又能宽恕中共?中共是由人组成的,老百姓也是人,这些普普通通的人,不是神,都是一些会犯错的、有罪过的人,您不认错,他会记仇一辈子,拼命抗争,您纠错了,他会握手言和,好了疮疤忘了痛,这就是人的本性。任何个人或团体只要还没有死,都有拯救的机会。所以,《九评共产党》不是敲响中共的丧钟,而是警钟。

我现在不是基督教徒、不是佛教徒、不是法轮功的学员,也不是具有圣徒情怀的人,是一个有缺点的凡夫俗子,当然我也不是狂妄自大的无神论者,知道人的渺小、有限,敬畏大自然。我理应尊重信奉耶稣、菩萨或其他诸神的信徒,并理解他们的行为举止。但是,我却无法信服这些诸如“神灭中共”、“天灭中共”、“中共是邪灵附体”、“退垮中共”、“退党保平安”、“去除兽记兽印”等宗教性咒语,也感受不到诅咒的威力。我想,大多数中共党员是无神论者,对他们传布神的旨意几乎是对牛弹琴。而且,中国已不是太平天国的时代,又经历五十几年中共的无神论教育,神的咒语对大多数国内的中国人来说是陌生的,没有威慑力。当然,不停地诅咒会使大多数中国人半信半疑,因为没有信仰的无神论者始终是不坚定的,容易受宣传影响。虽然无神论者是不怕来世报应,但惧怕现世的法律追究,一旦谁的违法犯罪、作恶多端的事实被暴露,谁就会感到恐惧,惶惶不可终日。

我看到海外报刊上宣传退党大潮,知道有四百万人退出中共,我无法考证这个数字是否准确,其实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这一事件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很多人是原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只是重新在思想上再声明退党退团一下,这样即使一千万人退党也还是象征意义,表明这些人敢对中共说“不”,开始尊重自己的信仰自由的权利。在海外的民主国家里,您本来就有思想、言论、信仰的自由,即使您选择反共,还是亲共都是自由的,没有实际的损害,除非您原本就是把政治信仰作为经济利益交易的投机奸商,一般海外华人也不需要很大的勇气,只不过跪惯了,站起来喊几句,做一回能为自己作主的公民。或许,在国内是需要一点勇气,因为所有的人都跪着,您却偏要站起来,太耀眼。但是,也没有关系,您没有当官奢求,对政治没有兴趣,自己可以养活自己,又不靠共产党政府的俸禄,或者您已经信奉其他宗教信仰而又不相信共产主义,您就可以做一个自由的人,即使退党,自己也没有实际的损害,反而是心里可以清静。经历二十几年的中国经济改革,中国的民风已变,中国人对于意识形态已很淡漠,而是对于金钱、权力及个人权益等具体的实际利益看得很重,各种信仰、主义已逐渐回归到个人的领域,公共领域的普通话是法律,这是社会的进步。

那些与中共已离心离德的人自动退出中共,中共也是乐意的。按人数比较,截至2000年底,中共党员总数已达六千四百多万名,占全国人口总数的5.2%,即使退党二千万,它还是世界第一大党。这么多的党员已是一个负担,因为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大多数人都想赖在党内,请他走也走不动,还有一千三百多万的入党申请者还在要求中共批准入党,有的还要利用不正当的手法挤进中共党内,大学生毕业、部队军人复员是党员可以优先录用为公务员,工人失业之前也要想法搞一张党票,回居住地还可以优先当居委会干部,有一份薪水,这些都是很实际的利益,入党动机不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尽管有退党大潮,但中共党员人数还是大量增加,几乎变成一个全民党,好人坏人都在里面,无神论、在家烧香拜佛的信徒都在里面,工人资本家都在里面,信奉朝鲜的信奉美国的都在里面,压迫者受害者都在里面,大家都是中共党员。如果把留在中共党内的所有共产党员都定性为烙上邪教的兽记兽印,这样要么滥杀无辜,要么造成法不治众的势态,反而使真正的罪人逃之夭夭。其实,中共的失败,不在于退党大潮,而是自身的庞大,没有外部的竞争对手,也就没有内部革新的动力,巨大的既得利益反而成了革新精简的最大累赘,最后会像恐龙一样无法适应突变的灾难而消亡。

今天,将来,我们都应当尊重共产党员的信仰自由权利,可以信仰共产主义,也可以信仰马克思主义,甚至可以信仰党首的思想,我们反对的应该是一些共产党员侵犯其他人的自由,用暴力手段强迫其他人改变信仰的违法犯罪行为,并予以法律的追究。我认为,如果有神的话,神会安慰我们,给受难者抗争的信念,保佑正义战胜邪恶,但不会去管世俗的事,否则我们都不会受难,做事还要靠人自己的努力。自立者,天助之。中国的改造与建设只有依靠包括中共党员在内的所有中国人的努力,靠人的有限智慧去解决人世间的有限怨恨,共同去建立一个不是至善至美的宪政民主体制的社会,至少使不同思想、不同信仰的人居住在一起不再相互仇杀、而是和睦相处、相互宽容、尊重对方、和平竞争、共同发展。

上述是我一个普通人的看法,我没有能力反省前世,也没有本领洞察来世,我只会观察现世,从法的角度来阐述问题。当然,大纪元九评社论系列作者是站在神的角度看人的问题,或许他们的观点比我的看法更深刻,更有远见。但是,这个世界是多元的,除了中共的观点、大纪元九评社论系列作者的观点,还应该有其他个人及团体的不同观点,读者也可以赞成自己理解的观点,也可以反对自己无法理解的观点,或兼学并用。

 

2009年2月4日上海仁和苑

 

注:《争取与捍卫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答记者问)载于 http://www.fzhenghu.org/?p=662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