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不移动

2013-04-27 21:1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153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不移动

 

2009年11月12日上午,东京入管局成田机场支局负责人铃木先生又一次来到我的坐位,并告知:“你那天(11月8日下午)在这里碰到的那位王先生(指王家瑞),昨天已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离开日本,他应该会向中国政府方面反映你的情况。那天下午他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有二十几人从这里经过。”

我回答:“谢谢告知。我知道,中国政府处理问题需要时间,一下子不可能解决。”

铃木说:“你在这里已经九天,是否可以移动一个地方?”

我回答:“我与全日空(全日本航空公司)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它承诺再次运送我回国,我马上就可以入境日本。它与这次暴力绑架有关系,—–”

铃木打断我的讲话:“不谈全日空的事,我们与它没有关系。我问你是否可以移动?”

我肯定地回答:“不移动。”

铃木用官方的正式口吻告知:“我们正式要求你移动。”宣布完这个指示,就走了。

日本是一个法治社会,没有法律依据,行政强制力就不可以实施。铃木先生履行行政职责,向我知了;我不违反日本法律,可以坚持自己的权利;我们可以各行其是,谁也不麻烦谁。

或许,我这个国际访民的形象,已令访问日本的中国党政高官们感到尴尬。中国高官喜欢听歌功颂德的是多数,在国内有很多特权,但是在日本其实与我的身份一样,都是中国人、日本的旅客,一同出入日本的出入境口,最多可以享受一个外交通道的礼遇(免填一张入境卡、不按手印)而已。在异国他乡,中国人见面应当格外亲。即使我见到这些中国高官,也不会去拦他们,最多打个招呼而已。保持他们的体面,也等于保持我自己的体面,我们都是中国人。

不移动我的座位,这是我的权利。如果中国党政的这些高官不敢面对真实的悲哀,只好改道,开后门进入日本了。中国高官应当亲眼目睹一个中国公民的回国悲哀,触景生情,一个中国人的羞辱也是他们的羞辱。知耻者近乎勇。

 

2009年11月14日下午在日本国门边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