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俞正声的胜利

2013-04-28 10: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2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俞正声的胜利

 

2008年11月12日周三,我的家门口成为国内外媒体、民众、官方的关注点,维权上访民众公开来访,国内外媒体、官方人士肯定暗中来访,大家都有兴趣观看警察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现场表演,在上海究竟是权大,还是法大?上周三警察向我传达他们领导的禁令:每周三上午不准我出家门。而且,还坚决地执行了领导的指示,构成了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违法事实。我也向俞正声等上海领导人发出检举函兼邀请函,并公开我的文章《上海真警察与假警察的较量》。一场权力与法律的较量就定于当日上午8:30—9:30在上海仁和苑3号楼门口展开。

早上,我妻子去大学上班之前,特意拿出一套厚绒的针织衣裤塞进我随时准备坐牢的一个小包里,并嘱咐我:“天气冷了,带上这些衣服吧。不要带有拉链的裤子。警察抓你时,请他们等一下,把这个小包带上,这些都是坐牢的必需品。”她不再劝我放弃斗争,她了解我的性格,我决意要做的事是不会回头的。我也清楚,我的对手是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无法无天,随时可以置于我死地。我妻子已有过多次苦难的经历:她上班前丈夫还在家,下班回家后丈夫已失踪,家里也被抄了,一派满目狼藉的凄惨景象。她做了交待后就默默地离家而去。

上午8:30,上海市民常雄发第一个赶到现场,后来又陆续来了十几位上海市民,他们都直接上楼来我家拜访。大部分人我都不相识,但他们与我相识的几位市民是相识的。这次我除了邀请俞正声等8位上海市领导人亲临现场观察之外,其他所有的人我均不特意邀请,所以许多上海知名维权上访人士也不知情,除非他们已看到我的文章。一位我不相识的年轻人告诉我,他是在网上知道的,昨晚还特意来熟悉一下我居住地及其周围的地形。我很感谢来宾,并告知大家:今天你们都是观众,是来观看我与假警察的表演。你们可以做见证人,但不要做参与者。即使看到我与警察发生激烈的冲突,你们也不要参与,只要站在远处观望就可以了,或者就向110、督察部门及其他法律监督部门、国内媒体电话举报。今天是一场权与法的斗争,只需要我一个人就可以,不需要人多势众,我依靠自己的智慧、勇气和责任感就足够了。我相信:法律的权威是战无不胜的。

来宾们在我家里坐一会就下楼了。今天的主会场在楼底门口的空地上,没有主席台,没有观众席,也没有挂出会议标题“落实科学发展观,依法纠正警察的违法行政行为”的横幅,更没有激情的演讲声。但是,我、另一方的合演者、出席的观众以及在暗处、在千万里之外的关注者都知道此时此刻在这块空地上正在上演一出戏:权与法的较量。另一方的合演者也已出场,等候在空地另一处的房间里,大约有五、六个便衣警察及社区保安人员。我们双方都清楚,我们双方的背后都有许许多多、各方各面的人在注视着事态的变化,或许还有大批警察都在周围等候着。谁都无法事先预料对方要下什么棋,做万无一失的准备也是正常的。我首先登场,直接去警察所在的房间赠送第14期、第15期《督察简报》。上周向我宣告领导指示的小彭警察没有来,换了其他警察,而小叶与老李还在,他们告诉我:街道(杨浦区人民政府五角场街道办事处)已把这些简报交给我们派出所了,让李副所长好好去读读吧。(据说,这位李副所长已调离五角场派出所)他们的神态很轻松,我也感觉到,今天他们不再需要违心做这些违法的事。

一场戏尚未正式开幕,就已结束。权力放弃与法律的公开较量。其实,所有的民众,包括绝大部分公务员,也不愿看到权力反叛法律的表演,更不愿看到法律败于权力的结局。我告诉来宾们,今天这场戏结束,我可以自由出门了。大家非常高兴。只要警察不惹事生非,老百姓一定会安分守己、不会闹事的。我对大家说,你们先回家吧,我要等到9:30才会离开,因为我已向公众宣布过这场现场表演结束时间是上午9:30,我要等一下其他来宾,与他们解释一下。上午9:30时间一到,我就离家出门了,警察没有阻挡我的去路,而我礼貌地与警察打了一个离别的招呼。我走后,还有一些市民前来观看,但仁和苑3号楼门口已无一人,警察也撤离了。

我离开了仁和苑,就呼了一辆出租车直驱人民大道200号中共上海市委、市府信访办公室。同车的有上海市民崔福芳、张师君、还有一位年轻人。我们在车上,就有海外媒体来电话采访,询问今天的事件。我告诉记者,现在已结束了,什么不好的情况也没有发生,应该说最后还是法大于权,这是我期盼的结果。一位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同志张师君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我满意今天的结局,希望这是上海的一个好开端。崔福芳也告诉记者:冯老师的做法给我们一个希望,坚持法律的道路还能走得通,我们坚决要求上海市领导人扭转打压访民的歪风邪气,依法严厉惩治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权、阻碍公民信访的社区保安人员、警察及其他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后来我们中途改道,换地铁去人民广场,这样可以避免堵车早一点抵达人民大道200号。

上午10:15左右,我们一行抵达市信访办公室门口,这里如往常的周三一样聚集着数百上访民众。如果我晚到一步,就有数十人又要去我家声援。我感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这场戏已结束,我今天可以自由地出门与大家会面。大家很兴奋,纷纷祝贺我的胜利。我当即告诉大家:“这不是我的胜利,是俞正声的胜利,是法律的胜利。我与你们一样也是一个小小老百姓,无权无势,最多是学历比你们高一点。这些有权势的违法者不会在乎我们,他们怕法律、怕俞正声,只要俞正声坚持依法办事,下面这些警察及其领导就不敢一意孤行、继续违法。”我们希望俞正声一直胜利,不要被上海的邪恶势力打败,更不要与上海的邪恶势力同流合污。上海市民支持胡锦涛以人为本的十七大政治路线在上海贯彻执行,支持俞正声革除旧弊、创立新政。

今天我的信访内容是表扬上海领导人尊重宪法法律的明智做法,使坏事变成好事。我刚刚发生的事成了今天人民大道200号门口的主要话题,大家都在议论,而且很多人从我依靠宪法法律、依靠现有的国家机关去维护公民权利的做法中得到启示,相信法律的权威,重新调整自己与国家机关之间的关系。我过去、现在都一直在询问访民一个问题:“在你们遭受非法打压的过程中是否有过一个穿制服的警察打压过你们吗?”几乎所有的人回答我:“没有。都是一些便衣警察、保安人员,甚至政府部门雇用的地痞流氓。”这个回答反映出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事实:所有穿制服的警察等行政机关的公务员在公开的场合都是不敢违法的,他们还是敬畏法律的。这表明:中国是有法律的,而且法律对行政机关的公务员是有制约作用的。现在敢藐视法律的仅是法官,但不管法官如何不遵守法律,法律还是存在的。随着法制的健全与公民力量的壮大,也可以迫使法官像现在的行政官员一样敬畏法律。所以,公民完全可以利用法律手段,要求国家机关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且,除了依靠法律,在国内没有其他更有效的维权手段。

我按照自己的规矩:在市信访办门口与很多市民畅谈到中午11:30,就去附近来福士广场(上海市西藏中路268号)的六楼大食代就餐。今天我点了一杯桔子汁,一盒日式鳗鱼饭。大食代是一个快餐广场,快餐品种多、味道好,价格适中,座位很多,适合朋友一起聚餐聊天。十几个维权上访人士也在这里就餐。不就餐,喝一杯饮料也可以。不吃不喝坐着聊天,也没有人赶你走,在这里顾客是上帝。当然,没有人会赖着不走。我与一些朋友边吃边聊,也对一些访民提供简单的法律咨询。下午1:00,我就启程回家。在这里,我既能尽一点社会的责任,又能听到民众的真切呼声,对于一个研究社会问题的学者来说,这是必修课程。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觉的是一种快乐。我的存在使周围人感到快乐与自信,而他们的快乐也让我感受到快乐。维权互助就是一个快乐的维权。

今天的一天很平常。如果今天不是法大于权,会是很不平常的一天。我与绝大多数的老百姓一样,希望每一天都平平常常,不希望经常过轰轰烈烈的日子。但是,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已经有了承受苦难的耐力。我希望,俞正声的胜利常在,上海市民再也不受非法行政、司法不公正的侵犯。我知道,上海有十里洋场黑社会结帮的遗风,一个外地官吏要在上海官场立足也不易。但是,俞正声坚守法律,依靠民众就可以在上海创立新政,立于不败之地。

 

2008年11月12日上海仁和苑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