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美国的自由

2013-04-28 10:1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17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美国的自由

 

2009年10月21日,我结束二周的美国访问,准备从洛杉矶国际机场启程回日本。

上午我的大学同学陈先生驱车送我去机场,这个时段高速公路很拥挤,但是我们的车却畅通无阻。在这条通向机场的四车道高速公路上,我们驱车的这条车道靠最左边,行驶的车辆寥寥无几,但右边的其他三条车道挤满车辆,道路堵塞,前后车只都缓慢行驶。

我很奇怪地问我同学:“隔壁车道上的车,怎么不驶进我们的这条空闲的车道上,借道快速一下呢?”我的同学说:“这条车道是鼓励合伙乘车,单人车辆不可以行驶,今天我们两人乘车符合条件,可以行驶这条车道,大大节省去机场的时间。你看,百分之九十几的车辆都是单人行驶乘坐的。”我又问;“一路上,我没有看到隔壁车道上的一辆车来借道一下,都很自觉地遵守规则,为什么?”他告诉我:“如果借道,就要罚款341美元,大家都清楚。”我抬眼一看,果然隔一段路就有一块很大的警示牌:car pool violantion $341。

在美国的自由社会里,公民是自由的成年人,不需要政府官员或警察盯着后面管教。法令上的禁止行为明明白白,政府不可以暗箱操作,百姓也没有违法不罚的侥幸心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规则就得到每个公民的认同与尊重。以法治秩序为基础的自由,自由的边缘很清晰,不容许任何人为了自己的便利去侵犯别人的权利,如果违反法律,必定受到处罚。

我们提前抵达机场。我与同学告别,径直走向美国航空公司的登机手续办理处。我在自动登机手续办理机器上确认了我的护照,并取得登机牌,在柜台交付托运的一件行李。登机大厅在楼上,站在通道口的机场工作人员用一支查验证件真伪的电子笔,扫描一下每位乘客的证件(护照或美国身份证等),并核对本人证件与机票是否相符。接着,乘客及随身行李通过严格安全检查,进入机场出境区的登机大厅。

我上楼后,依次排队,经过验证、安全检查,然后直接进入机场出境区的登机大厅,与前几天乘美国国内航班的手续一样,没有出境检查站一关。在中国、日本,回国出国不像回家离家那么自由,出入境都有一个关卡,出境也要审核,盖上一个出境印章。我已习惯于管制严格的国家,现在没有出境关卡,不盖出境印章,又没有人收回出境时必须提交的记载我姓名及入境编号的半张白卡,似乎有点不自在,心里不安了,我向一位机场工作人员询问:“这张白纸交给谁?”他回答:“airline(航空公司)”。然后,我就去41号登机口,递上我的护照,航班工作人员撕下钉在护照上的半张白卡,并在我的登机牌上盖一个印章,大概是表示收到的含义吧。Ok,就这样简单。

美国尊重个人自由,回国出国就如同回家离家那么自由、随便。当然,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美国签证官限制外国人进入美国的权限特别大,一些外国人会遭受没有道理的拒绝入境,美国与所有的其它国家都有一个入境关卡,这是主权国家的象征与特权。但是,这个入境关卡对于美国公民来说,不是回国的障碍物,是一扇家门,钥匙在自己身上,打开门锁就进门,根本不需要谁批准。离开美国时,没有出境关卡,外国人与美国人一样,没有国家主权,只有个人自由,所有的人可以自由离开美国,就像在美国国内自由迁移一样。

美国人当然不可思议,人民中国应当是人民当家作主,但中国国民怎么连自己的回国出国权都无法自己做主呢?连中国地方当局,都可以随意禁止公民出国,更荒唐地还可以禁止本国公民回国,就如同雇用的看门人禁止主人回家离家一样。这些中国的丑闻,与美国的自由价值观格格不入。而且,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在日本机场上以拒载方式限制我出境日本,达到协助中国上海当局禁止我入境回国的目的,这个荒唐的事件让美国人丢尽颜面,在美国本土根本不可能发生。

 

 

 

冯正虎

 

2009年10月24日东京

 

 

 

本文链接: 美国的自由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