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老虎新书:公民请愿(我要立案下册)

2013-06-30 19:5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0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冯正虎的新书:公民请愿(我要立案下册)

 

 

内容简介

 

《我要立案——维护中国公民诉权的道路》是中国公民维护诉权运动的专辑,分上、中、下三册,约77万字。

下册《公民请愿》,收录了《上海市民维护诉权在人大请愿87次/周记(2011年4月—2013年2月)》、《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在法院请愿307次/日记(2011年7月—2013年2月)》二篇纪实报告。固定每周一下午(除了节假日),近百名维护公民诉权的市民代表集体上访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截止2013年6月已有103次(周)请愿活动。上海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代表集体静坐法院要求立案,敲碗鸣冤抗议司法不作为,截止2013年6月,在法院请愿活动已达358次(天)。

中国老百姓是最善良、最守法、最有忍耐力,为了守护一条最简单的立案程序法规,已经和平请愿数百次,而这些有钱有势的官员却麻木不仁,视国家法律为粪土。市民的上访次数与当局的执政能力成反比,司法不作为的背后就是政治不作为。维护公民诉权运动已势不可挡,公民请愿行动每天每周还在持续中,此伏彼起。

 

 

试读与购买:http://is.gd/1STvri

 

 

目录

 

前言 中国公民诉权不可侵犯

 

Ⅰ 上海市民维护诉权在人大请愿87次/周记(2011年4月—2013年2月)

 

本篇纪实是由冯正虎及其他市民代表撰写并发表在《护宪维权网》、《维权网》上的报道汇编而成,每篇报道都记载着当天的请愿行动及观察。

自2011年4月11日起,固定每周一下午(除了节假日),维护公民诉权的上海市民代表集体上访上海市人大、中共上海市委,请求人大、执政党履行督促法律实施的责任,捍卫法律,维护公民诉权,清除上海司法不作为的恶习。参与维护诉权行动的公民不怕打击报复,甚至坐牢,始终坚持和平请愿,决心捍卫法律、争取诉权,在上海市人大已经连续进行了87次请愿行动,每周一次将近二年,而且还在持续中。

公民要权利,法律要尊严,国家要权威,所以“我要立案——维护公民诉权”的公民运动顺应潮流,势不可挡,此伏彼起。

 

一、上海市民在市人大、中共市委的请愿(2011年4月—2012年2月)

 

二、冯正虎被软禁期间的市民请愿行动(2012年3月—12月)

 

三、每周一下午聚集市人大请愿已成为惯例(2013年1月—2月)

 

 

Ⅱ 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在法院请愿307次/日记(2011年7月—2013年2月)

 

本篇纪实是由上海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撰写并发表在《参与网》上的报道汇编而成,每篇报道都记载着当天的请愿行动及观察,也反映出失地农民的真实想法。这些失地农民坚持不懈地捍卫自己的土地权益与公民诉权,已在法院请愿307天,而且还在持续中。

邱贵荣等97户失地农民如同掀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序幕的小岗村18位农民,不畏打压与威胁,奋起维护自己的公民权利,要诉权,要生存。一群最普通的农民正在推动中国的司法改革与法治化进程,这是中国的希望。

 

一、失地农民行政诉讼的起因

 

(一)莘庄工业区当局阻止被征地村民上访强迫其写保证书

(二)莘庄工业区农民代表邱贵荣不服拘留申请行政复议

(三)上海闵行莘庄工业区被征地村民:要吃饭、要生存

失地农民依法向一中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

(五)推选十位村民代表,依法向上海高级法院起诉

 

二、依法抗争,还我土地、还我诉权

 

请愿开始: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请愿第8天:没有诉权就没有失地农民的明天

请愿第10天:法官清闲玩游戏

请愿第11天:找个遮荫的地方啃干粮

请愿第12天:转回一中院要立案

请愿第14天:老天也被感动流下了眼泪

请愿第15天:等待有良知的法官

请愿第16天:法官们醒醒吧!

请愿第17天:数百市民喊法官出来立案

请愿第18天:法院不立案,公理何在?

请愿第21天:朱“大律师”的所作所为

请愿第22天:法官不应该欺骗人民

请愿第25天:致函法院院长庭长

请愿第27天:我要诉权,保卫家园

请愿第28天:周副庭长的表态

请愿第29天:巧遇冯老师

请愿第30天:感动法官

请愿第31天:取信于民,诚信于民

请愿第32天:难道要让失地农民等到喝西北风吗?

请愿第34天:闵行区法院刁难起诉人

请愿第35天:揭露谢德宝犯法三步曲

请愿第36天:莘庄工业区恐吓失地农民不得上访

请愿第37天:惨案即将发生

请愿第38天:三级法院过场“戏”

请愿第39天:且看莘庄工业区党工委的跳梁小丑

请愿第40天:中秋节的公开信

请愿第41天:被“强奸了”,难道还要心甘情愿配合吗?

请愿第42天:老农民的是是非非何时了

请愿第43天:秋老虎发威气温达33℃

请愿第44天:向社会各界人士赠送《我要立案》一书

请愿第45天:法将不法国将不国,这是什么社会?

请愿第46天:失地农民建议法院门口挂大鼓

请愿第47天:送书行动

请愿第48天:居委书记害怕《我要立案》一书

请愿第49天:维权的抗争

请愿第50天:我要立案得到市民的同情和支持

请愿第51天:闵行区各镇紧急行动

请愿第52天:“戒严行动”虚惊一场

请愿第53天:捍卫法律、弘扬正气,反对特务行为

请愿第54天:继续抗争维权

请愿第55天:失地农民坚决反对社会倒退

请愿第56天:莘庄工业区“特务”盯梢升级

请愿第57天:思念孙中山先生想念各位维权人士

请愿第58天:失地农民代表第十次集访中共上海市委

请愿第59天:建议“六中”全会听听失地农民心声

请愿第60天:与法官们网上对话,劝法官们不要犯糊涂

请愿第61天:看望病人也跟踪,据说确保“六中全会”安全

请愿第62天:呼吁上海市人大督促法院守法

请愿第63天:社会各界前往中院声援“我要立案”

请愿第64天:警察暗中充当打手

请愿第65天:失地农民拥护以法治国、以德治国

请愿第66天:失地农民再次向市委、市人大反映立案难

请愿第67天:法院为何不给公民立案

请愿第68天:失地农民深为国家民族的前途担忧

请愿第69天:法律究竟为谁服务

请愿第70天:法院违法剥夺诉权是帮地方政府的忙

请愿第71天:上海市莘庄工业区选举怪事多

请愿第72天:依法治国,只闻雷声,不见下雨

请愿第73天:失地农民要行使“当家作主权”

请愿第74天:持之以恒的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

请愿第75天:请上海的法官们醒醒吧

请愿第76天:失地农民呼唤依法治国

请愿第77天:失地农民责问法院为谁服务

请愿第78天: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的呼声

请愿第79天:华西村的社会公平

请愿第80天:上海法院真是牛气冲天

请愿第81天:司法何时能公正?

请愿第82天:“上访族”的呼吁

请愿第83天:从莘庄工业区的选举看民主之路的艰难

请愿第84天:失地农民的觉醒,惶惶不安的地方政府

请愿第85天:支持国家法令的统一与维护宪法的尊严

请愿第86天:法官们你们该觉醒了

请愿第87天:中央专题会议雷声大,不见地方部门有雨下

请愿第88天:要有督察、举报、抓典型才行

请愿第89天:保证公民诉权是执政党和人大的共同责任

请愿第90天:冯老师您在哪里?

请愿第91天:冯正虎其人其事

请愿第92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请愿第93天:司法恶习根深蒂固

请愿第94天:司法恶习不除,人民不得安宁

请愿第95天:清除司法恶习是全社会的责任

请愿第96天:告同胞书

请愿第97天:失地农民为清除司法恶习而抗争

请愿第98天:写在世界人权日

请愿第99天:清除司法不作为的恶习

请愿第100天:看国家倡导德诚信

请愿第101天:喜闻冯老师回家了

请愿第102天:诚信是立国之本,知错能改才能取信于民

请愿第103天:失地老农民的控诉

请愿第104天:天地间有杆称,这就是老百姓

请愿第105天:诚信的国际楷模——金正日

请愿第106天:失地农民的心声

请愿第107天:上海三级法院为什么如此不讲诚信

请愿第108天:给上海电视台“法律与道德”主持人秋深一点建议(一)

请愿第109天:给秋深老师的一点期望和建议(二)

请愿第110天:给秋深老师的一点期望和建议(三)

请愿第111天:给秋深老师的一点期望和建议(四)

请愿第112天:与秋深等老师谈谈法律公平、正义问题(五)

请愿第113天:再与秋深等老师们谈谈法律公平、正义问题(六)

请愿第114天:告朋友书

请愿第115天:目睹上海驻京办在最高院的暴行

请愿第116天:农民问题的思考——失地农民与人大代表共商农村问题

请愿第117天:农民问题思考之一——农民的集体土地和宅基地补偿问题

请愿第118天:农民问题思考之二——前期动迁与政策缺失造成矛盾

请愿第119天:农民问题思考之三——失地农民维权难

请愿第120天:农民问题思考之四——失地农民的社会问题

请愿第121天:基层领导的困惑,失地农民代表的职责

请愿第122天:“二会”应该重视和讨论失地农民的诉求

请愿第123天:善待失地农民是人大和政府之责

请愿第124天:人大有负人民的期望

请愿第125天:捍卫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决心绝不动摇

请愿第126天:加强法治社会,依法惩处非法打人的凶手

请愿第127天:强烈要求归还公民诉权

请愿第128天:中国是人民的,暴力不得人心

请愿第129天:天气恶劣不可怕,可怕的是法院不立案

请愿第130天:诉权、诉权,公民的诉权不容剥夺

请愿第131天:官官相护是造成失地农民难立案的原因

请愿第132天:维护法律尊严,高院不该剥夺公民诉权

请愿第133天:人民法院在干什么?

请愿第134天:中国究竟向何处?

请愿第135天:以碗代鼓,以史为镜

请愿第136天:包青天惊现高院大门

请愿第137天:剥夺诉权的失地农民还有体面做人可言吗?

请愿第138天: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请愿第139天:坚决捍卫法律,要求归还公民的诉权

请愿第140天:黄尧年坚决反对莘庄工业区某些领导的迫害

请愿第141天:法律无法保护失地农民的合法财产

请愿第142天:上海地区怪事多,物业管理像特务

请愿第143天:恶狗挡道,需要武松

请愿第144天:地方政府耍无赖,三级法院也是赖

请愿第145天:公民基本权利不容剥夺

请愿第146天:以碗击鼓,敲得违法分子浑身发抖

请愿第147天:法律面前不平等,法院不如医院

请愿第148天:失地老妇人以碗代鼓庆祝三八妇女节

请愿第149天:三八妇女节“我要立案”的妇女遭三方围堵

请愿第150天:失地农民参与第44次集访市人大

请愿第151天:打压失地农民必将适得其反

请愿第152天:不挂人民二字,人民决不到法院起诉

请愿第153天:315全国人民的维权日,维权不分彼此

请愿第154天:上海法院为什么害怕“我要立案”

请愿第155天:总理没有人民作后盾,攻坚难啊

请愿第156天:失去太阳的上海,人权无法保证,自由更为可贵

请愿第157天:探望囚徒,向英雄冯正虎致敬

请愿第158天:中国法律名存实亡

请愿第159天:上海高院不该出下策对付失地农民

请愿第160天:上海干部狂言:“温家宝已摇头…”

请愿第161天:谁逼失地农民妻离子散?

请愿第162天:有法不依,法律必将毁在法官的手里

请愿第163天:立案难,难立案将成为地方法院的品牌

请愿第164天:应勇院长你敢与失地农民辩论吗?

请愿第165天:还我诉权!我要立案!我要上厕所!我要喝水!

请愿第166天:83岁老妇坚持请愿,要求高院还我诉权!

请愿第167天:公道自在人心

请愿第168天:请求上海高院维护国家尊严

请愿第169天:物极必反

请愿第170天:法院门前“鬼推磨”

请愿第171天:庄根东欺诈压失地农民必将遭因果报应!

请愿第172天:失地农民以碗代鼓有什么错?

请愿第173天:法院对失地农民开始下手

请愿第174天:闵行警方参与镇压失地农民维护诉权的行动

请愿第175天:执行法律不能有双重标准

请愿第176天:法律要有尊严,不立案要裁定

请愿第177天:失地农民重演“五四” 向司法腐败宣战

请愿第178天:仁者无敌,德政民归

请愿第179天:立案问题久拖不决,迫使失地农民以碗代鼓

请愿第180天:起诉近一年,案件石沉大海

请愿第181天:违法征地、欺诈动迁、司法腐败, 市委、人大、政府三不管

请愿第182天:宪法如废法,公民像“案板上的羊羔”

请愿第183天:以碗代鼓,唤醒社会

请愿第184天:走司法程序,失地农民没有错

请愿第185天:农民失地失房,党员干部成了暴发户

请愿第186天:市委报告说得好,实际做不到

请愿第187天:上海市委要维护剥夺公民诉权的司法“权威”吗?

请愿第188天:莘庄工业区领导在市党代会召开时期继续违法、阻挠立案

请愿第189天:是谁在破坏正常的社会秩序?

请愿第190天:暴力不能治市,暴力不能摆平人心

请愿第191天:“威虎山”的虎跑到政通路祸害市民

请愿第192天:上访八年如抗战. 老骨头还能等吗?

请愿第193天:失地农民依法起诉一周年

请愿第194天:失地农民在高院门口外与市民纪念剥夺诉权一周年

请愿第195天: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请愿第196天:毁学校卖幼儿园是断子绝孙的人所为

请愿第197天:地方法院巳成为依法治国的绊脚石

请愿第198天:文明法院不如封建衙门

请愿第199天:剥夺公民诉权是司法的沦落与腐败

请愿第200天:法官垄断诉权,遭殃的是受害的公民

请愿第201天:金明审判长专横又霸道,吓不到失地老农民

请愿第202天:停七辆大巴在门口是为了遮羞还是威胁民众?

请愿第203天:上海当局为什么对上海产生的问题不反思、不改正?

请愿第204天:七辆法院大巴被警方张贴“违法停车告知书”

请愿第205天:上海有关部门阻止民间交往实属违法行为

请愿第206天:拆学堂、卖幼儿园.、毁教堂,用厕所来掩盖违法犯罪

请愿第207天:境外媒体来采访,急坏法院和警方

请愿第208天:闵行警方配合高院对要立案的失地农民下毒手

请愿第209天:白色恐怖笼罩闵行莘庄工业区

请愿第210天:闵行警察抢“我要立案”胸牌、搜失地农民的饭碗

请愿第211天:要求人大保障人权,阻止被告的违法报复

请愿第212天:维护诉权的失地农民六人先后遭受违法拘留

请愿第213天:坏警察恶意伤人

请愿第214天:披着羊皮的腐败党员干部“吃人不吐骨头”

请愿第215天:康政书记只管维稳不管治安,讨好上级不顾党纪国法

请愿第216天:闵行警方违法参与迫害“我要立案”民众

请愿第217天:失地农民不信眼泪, 坚信法律是人民的救世主

请愿第218天:闵行警方违法侵占用大片土地不付钱

请愿第219天: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闵行警方极力为被告消灾

请愿第220天:一个老党员的悲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你在哪里?

请愿第221天:害怕人民立案,法院围墙外几十米的长凳被封起来

请愿第222天:闵行法官为警察掩盖真相而威胁失地农民

请愿第223天:党工委派出干部骚扰, 失地农民亳不动摇

请愿第224天:迫害维权人士作为升职领奖考核潜标准

请愿第225天:法强则国强,法弱则国弱

请愿第226天:地方维稳,越不稳,解决矛盾才是唯一出路

请愿第227天:被恶霸强奸又要遭诬陷的少女

请愿第228天:犯罪腐败分子出狱,又被委以重任

请愿第229天:闵行法官一问四不知,只求失地农民修改起诉书

请愿第230天:政府雇佣的维稳律师夹起尾巴溜之大吉

请愿第231天:穷小子翻身入党当书记,集体败得精光,家中富得流油

请愿第232天:上海高院没人道,83岁老人急得大小便在裤中

请愿第233天:闵行警方无拘留证抓人

请愿第234天:欠债还钱, 政府也不例外

请愿第235天:冒雨赶赴新华社,举报三件严重问题

请愿第236天:闵行警方截访的三无“告知书”

请愿第237天: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早日解决早日安定

请愿第238天:拆迁户有三种版本的协议书,鲜红的公章难分真假

请愿第239天:莘庄工业区党工委欺骗党中央

请愿第240天:王备军书记欺骗俞正声、韩正

请愿第241天:法官无情、风吹雨淋,权之心不动摇

请愿第242天:欺诈形式的协议书是无效的违法合同

请愿第243天:公安局长在玩躲猫猫

请愿第244天:失地农民的集体土地上创税收50多亿/年

请愿第245天:“问题太大”是不解决问题的托词

请愿第246天:对民众挥舞拳脚的警察是孬种

请愿第247天:腐败不除,民怨天怒

请愿第248天:最高院、国信办支持失地农民维权

请愿第249天:法官帮警察遮丑,退回农民的诉状

请愿第250天:闵行区长躲猫猫

请愿第251天: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敷衍了事

请愿第252天:呼吁释放冯正虎、崔福芳等维权人士

请愿第253天:闵行法院制造司法丑闻不断

请愿第254天:闵行法院成了违法部门的保护伞

请愿第255天:杨乃武小白菜进京申冤

请愿第256天:莘庄工业区信访办主任口出狂言

请愿第257天:官府违法,失地农民却独自守法

请愿第258天:暴力阻止不了失地农民的赴京控告

请愿第259天:失地农民决不向腐败官员的恶势力低头

请愿第260天:失地农民奔赴中共上海市委强烈要求严惩暴徒

请愿第261天:在上海火车站非法拦截失地农民赴京上访

请愿第262天:丧心病狂的腐败分子巳到了穷途未路

请愿第263天:上海火车站遭绑架,110无能为力

请愿第264天:雇佣一群黑衣帮凶来威摄访民

请愿第265天:黑衣黑裤衬托黑恶势力

请愿第266天:法律有名无实,上海高院又出怪招

请愿第267天:欺诈农民就是对民族和历史的犯罪

请愿第268天:上海的区长比国民党主席还牛

请愿第269天:失地农民哭天泣地祈求天打雷劈

请愿第270天:盼十八大除去妖雾,让失地农民重见阳光

请愿第271天:矛盾不化解会积累加剧

请愿第272天:违法征地、欺诈动迁的背后是乡村级的腐败

请愿第273天:七周不见区长影,政府形象落千丈

请愿第274天:应勇在北京唱高调,回到上海唱反调

请愿第275天:三级法院继续剥夺公民诉权

请愿第276天:应勇领导的地方法院在干什么?

请愿第277天:官官相护,农民利益一损再损

请愿第278天:二十多人农民代表赴最高法院要求立案

请愿第279天:区长接待日不见区长影,挂羊头卖狗肉

请愿第280天:腐败分子是怕死的种

请愿第281天:上访无望起诉无门,绝望爬上高压电线杆

请愿第282天:法制日闵行警察不讲法

请愿第283天:法院的工作作风是依法治国的晴雨表

请愿第284天:第七十九次集访市人大维护诉权

请愿第285天:依法治国人民才有希望,中国才有前途!

请愿第286天:毁校、贱卖幼儿园、拆教堂,罪恶累累

请愿第287天:上海市人大徒有虚名,不管“一府二院”

请愿第288天:中央作风转,高院失人性

请愿第289天:人民大道200号各类冤情淋漓尽致

请愿第290天:第82次/周在市人大集体请愿

请愿第291天:失地农民维权之路何时是尽头?

请愿第292天:失地农民再赴国家信访办

请愿第293天:上海的曙光不是韩正说了算

请愿第294天:闵行区派来的干部凭啥年收入上百万元?

请愿第295天:一个简单的立案为什么需要295天的请愿?

请愿第296天:上海高院只会登记不会立案

请愿第297天:维稳费与截访成正比,与解决矛盾成反比

请愿第298天:人民的三大期待在工业区党政领导眼里一文不值

请愿第299天: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誓言

请愿第300天:维护诉权的马拉松长跑

请愿第301天:法院司法不作为是“信访不信法”的根源

请愿第302天:韩正要言而有信,依法保障公民诉权

请愿第303天:政府清廉为民,百姓问题早该解决

请愿第304天:地方官府瞒上压下,民众抗争更加激烈

请愿第305天:上海怎么可能改变信访不信法的局面?

请愿第306天:农民不是乞丐、流浪者,是谁强行拦截到“接济站” ?

请愿第307天:让民众“信访不信法”的罪魁祸首是司法不作为

 

 

 

作者:冯正虎

出版社:日中展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06/20

ISBN: 9874931548053

档案格式:epub

档案制作:群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销售平台:http://readmoo.com

试读与购买:http://is.gd/1STvri

 

新书发行,请支持,请订阅。

 

冯正虎的联系方式

Email:fzh999net@gmail.com

推特:http://twitter.com/fzhenghu

博客:http://fzhenghu.net

 

我要立案网 http://woyaolian.net

 

 

图:《我要立案——维护中国公民诉权的道路》下册封面

《我要立案》下册:公民请愿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