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顾志坚:冯正虎回到中国,五年只做一件事

2014-11-15 23:4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7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冯正虎回到中国,五年只做一件事

顾志坚

上海圣先生家,我向胡老师走去。在这里,我与冯正虎先生相遇。

冯正虎先生很谦和的给我一张名片,我第一感觉,这不是冯正虎,这是安倍晋三,朝气蓬勃,目光如电。冯先生提示这是当年在日本成田机场,美联社记者拍的。再抬头看冯正虎先生,虽然头发还没白,满脸写满布满沧桑。我心想,如果安倍晋三先生在中国大陆,可能不仅是被折磨,死了也未可知。

2009年冯正虎先生在日本成田机场坚持九十二天,就是为了回到中国。五年了,他的面容从安倍晋三差点变成了中年闰土,背后到底还经历了什么?正如我眼前的胡老师,与胡春华同学,也曾与李克强经常在饭桌上指点江山,谈笑风生,在知识分子普遍被收买的时候,他因为九十年代组党,坐牢十六年多,他的心路历程是什么?对于这两个人,我除了尊敬,更多的是疑问。

冯正虎先生当初被报道的时候,是以中国异议者的身份。他到底提出什么异议,导致不能回国?说实话,到今天,知道冯正虎的人越来越多,对此深究的却很少。利用这个机会,我当然希望有答案。冯先生的答案很让我吃惊:我对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并没有异议。我只是帮助上海拆迁访民维权,触动了上海当局,因为我对法律越来越精通,他们无法利用法律搞我,就千方百计要把我送出去,以免祸患。正因为我没有反对党的统治,上海当局苦心给我塑造的异议人士的帽子,并没有被我戴上,最终,我也顺利回到了中国。

冯正虎先生虽然相比五年前明显苍老,可是,他的手势,他的自信一如从前。他微笑着说:我的智商比他们高,我要回到中国,我就一定要达到目标。我回来只想做好一件事:维护公民诉权。应该说,到目前已经告一段落。维护公民诉权,也就是解决民告官立案难的问题。他历经五年奋斗,真的已经成功了吗?这次见面,他送给胡长老和我两张光盘,其中之一是冯正虎文集,他对司法的见解,形成了几十篇文章,据他说已经寄给了党和国家多名领导人,不断获得私下善意的回应。最近的十八大四中全会,将立案审查变为立案登记,与他的多年奋斗和呼吁不无关系。

这五年来,他曾经被抄家十一次,多次被带到派出所,敏感的日子,他更是寸步难行。也正是这五年,上海的访民已经形成了每个星期三到信访局门口集中表达诉求的惯例,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都有几百个访民集体到北京反映问题。访民的斗争,他的呼吁,紧密结合,毫无疑问,让当局如坐针毡。冯正虎先生很冷静的分析:中共最高当局对地方势力无法完全掌控,几乎每个级别的党委书记都代表党,只有按照宪法治理,才能有效贯彻最高当局的意志,毕竟只有最高当局才有权修改宪法。这才是十八大四中全会提出依照宪法治国,对民告官立案准许方式进行革新的根本原因。

冯正虎先生认为在承认体制、不触动体制的前提下,依法维权的空间很大。他做到了,他可以这样说。老实说,我当面表示,冯先生是无法克隆的。他本身是一个智商高的人,在日本成田机场设计我要回国的场景,几乎天衣无缝,除了没有考虑到没有食物维持生命。那一场回国的战役,他打的轻松,也很过瘾,为他争取到足够的关注。恰恰因为没有考虑到足够的食物,当他的律师的朋友将食物送给他,他写出来,引发世界送食品的热潮。他是一个善于设计,善意战斗,善于把劣势变为优势的人。我想象到,他写给中共高层的文字里,一定有忧心忡忡为党分忧的感觉。他不仅能打败敌人,还能感化敌人,在中国,这样的人太少了。何况,总的来说,当今社会,中国是各个利益集团互相交织,中共高层即使真的想依照宪法治国,恐怕也力不从心吧?否则,怎么到今天所有的中高层反腐,我看都是路线斗争呢?

下午,苏州的公民领袖戈觉平先生也来到上海。戈觉平先生带领访民斗争,也经常遇到拆迁官司不允许立案,连理由都没有。冯正虎先生五年磨一剑,对诉求的坚守,终于为民告官的渠道打开闸门,千万个戈觉平先生将可能依法在法庭上斗争。冯先生维护公民诉权,擒贼先擒王,功莫大焉。当冯先生和戈先生双手相握的时刻,他们身体的温度,不断在回流。

晚饭后,我们再次进行了短时间的座谈。有一张完整的民主路线图的胡老师,再也不是三十几岁满腔热血的书生,他提到了在网络时代与劳工权利紧密结合,并且提到基督教对民主的促进作用。冯正虎先生则坚持认为依照宪法填充权利,当中国的官员都依照宪法行事,中国不久逐渐变好了吗?在我看来,这两种观点,我都不反对,因为都意味着要改变。只要有利于社会进步,无论体制维护派,还是推翻体制派,我都支持。在中国这个国家斗争,既要有为了理想坐牢十六年的胡先生,也要有为了维权打着红旗的冯正虎先生。

今天写关于冯正虎的文章,我脑海里简单闪过冯正虎先生的简历。 1986年,冯正虎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进入上海财经大学做老师,担任上海企业研究会会长,中国企业研究所所长,他连续四年主持每年一届的“中国企业发展研讨会”,有《企业战略》、《中国企业发展年鉴(1988年)》等著作多部,本是体制里的智囊,如果不是八九年那场风波,谁说他不可能出现在中南海?他以中国企业研究所所长的身份写了一封信,对学生们进行了肯定,不仅将刚填表的副教授职称打飞了,他的预备党员也泡汤,审查了一年,记大过处分。

他很犟,干脆辞职到日本了,1998年,冯正虎回国,同年9月,创办了上海天伦咨询有限公司,任董事长、法人代表。与同济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上海日资企业要览。因为上海新闻出版局的不负责任,有意刁难,致使他因为非法经营罪被判刑三年。这本上海日资企业要览,曾获得时任上海付市长的赞扬,对于上海乃至中国对外开放是有好处的,出版过程中即使有瑕疵,也应该是出版社的问题。最后,出版社无事,投资四十几万,销售了两百多本电子书的冯正虎所在公司承担了所有责任,你说荒唐不荒唐?一场官司,让冯正虎知道了司法的黑暗和随意,也让他看到了更多的无助的人,帮助他们,逐渐成为他的主要工作。因为帮助整理了189个拆迁案例,他多次被上海当局拒之门外,强制送到日本。

痛苦荒唐的国度,才有可能让鲍彤,胡石根,冯正虎,从体制的中流砥柱成为体制的啄木鸟,甚至推墙派。冯正虎,成为如今的冯正虎,体制首先应该反思,而不是急忙打压。

2014-11-11

来源:博客中国——顾志坚的专栏   http://guzhijian.blogchina.com/2328995.html

 

附1:冯正虎的名片

冯正虎名片

 

附2、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决定
改革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