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成田机场日记(37): 《零八宪章》发表一周年

2015-06-02 00: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8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成田机场日记(37): 《零八宪章》发表一周年

 

12月9日

 

今天12月9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36天。

早餐是一杯加拿大桔子汁与四个台湾郭天益品牌的小月饼。

8:30,我靠在椅子上闭目仰头,全身放松,迷迷糊糊,只有脑子在随意地思索,其实处于这种状态中,思路是最清晰的,我可以舒服地构思我的写作,思考我要做的事情。但是,我的状态惊动了办公室的官员,他们以为我病倒了,马上出来走到我面前,呼我:“冯先生,不要紧吧,身体有问题吗?”我睁开眼,笑着说:“没有问题,我是在思考,等一会在电脑上写作可以快一些。”他们放心地笑了:“哦,这样。”

我在这里四处都是摄像探头。看上去没有人管我,其实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关心之中,我出什么事,他们要负责的,尤其是现在我成了世界名人,对他们压力更大了。确实,我在这里给这些日本官员添加了麻烦,也让他们辛苦了。这里的日本警察也很关心我,经常巡逻,每晚都与我招呼,我们会愉快地聊几句,他们非常同情我的处境,关心我的身体,也祝福我早日实现回国的心愿。

12:30,今天当班的首席审查官又来向我提交第7份官方文件,内容与昨天一样,日期是新的,并与他合影一张。我也将《冯正虎向中国政府转呈12月9日的日本官方文件(总第7份)》一文送网络媒体发表,并附上日本官方文件的照相件。希望中国政府不要再继续考验日本政府的耐心了。如果日本官方每天给中国方发一份同样内容的文件,又会创造出一个世界吉尼斯纪录。

下午14:30,负责与我联系日本官员米田先生带着一名中文翻译又来与我交流。他说:“没有什么事,想与我随便聊聊。”问问我身体好吗?并告诉我:“你是否入境日本,我们完全会尊重你的意愿,而且我们也没有权力可以强迫你入境。”我也告诉他:“最近每天收到你们的文件,我理解你们的做法,已通过网络媒体,把这些文件转呈中国政府。”他也希望中国政府能重视这个问题,早日让我回国。我们说说笑笑地聊了一会。我知道,他是特意来沟通一下,以免他们最近发文件的做法会引起我的误解。

今天是《零八宪章》发表一周年,也是主要执笔人刘晓波被拘捕一周年。宪章的理念及其政治主张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民众,包括中共党内一些干部的认同。这种温和的、建设性的、中道主义的政治主张,没有提出推翻共产党政权,而是立足于现有的宪法基础上力行民主政治改革。当然,宪章不是中共提出的,而是国内民间人士提出的,其中很多人仍在遭受中共的迫害,这些仁人志士具有极大的道德责任感与宽容精神,不计群体及个人的冤仇,为中国社会的变革探索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

我一直相信,刘晓波先生会被无罪释放。如果中国当局要审判刘晓波,随便从他的文章里找几句话就可以定罪了,也不需要一次一次地借用司法程序的时间拖延审判。刘晓波在监狱中一定很辛苦,但是如果他知道《零八宪章》获得如此认同,一定很高兴,会安心坐牢,就看作一次修身养性的机会吧。释放刘晓波对中共有利,这是社会和解的开始。

我今年10月在美国纽约的演讲《护宪维权的中国公民运动》中论述了《零八宪章》的意义与作用,可以与网友们分享。http://www.hxwq.org/?p=115

14:30,在入境审查大厅看到我的美国朋友迎面而来,他是从泰国出差回日本。在这里相见分外亲切,我们拥抱后,就兴致勃勃地谈起来,他不会中文,我只能听懂简单的英语,我们就用日语谈话。他说:“你比电视上年轻,精神很好。”我说:“是的。前段日期,天天接受采访,有点疲倦。今天没有采访,就轻松了。”我们聊了约一小时,就分别了。

19:00,加拿大邮报记者来电话采访,约20分钟。德国、英国的两家媒体已预约下周来成田机场采访,我在电话里听不清它们具体的名称,这没有关系,见面时就知道了。

这几天几家世界最大电视台采访我,其中有我用电脑写文章的场景,我使用的小笔记本电脑是国产的,也是等于免费为这家厂做了个广告。真希望它的质量好一些,不要出问题。但是,昨天问题出现了,键盘中几个键不起效了,不知道是机器的问题,还是软件有问题。在这里,是无法调整或维修的。如果哪位朋友有笔记本电脑,旧的也可以,有人路过我的暂住地(成田机场第1空港南楼),可以捎来借用一下,作为备用,万一这部电脑的主要键都有问题时,我还有备用电脑使用。

 

成田机场日记-37-20091209-1
成田机场日记-37-20091209-2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