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上海公安杨浦分局欠冯正虎20万元人民币

2021-01-28 21:3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 新年讨债。赖债10年,有法不依,天理难容

【编者按】

冯正虎于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遭受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所属警察的抄家扣物。其中多次,警察没有检查证、扣留物品清单等执法凭证,属非法搜查。

二年内连续扣留冯正虎的14台电脑等大量物品,赖账10年,至今未归还,可以申报吉斯尼世界记录。其行政行为违反违反《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

上述违法超期扣押财产的价值及赔偿金额约20万元人民币

现在,原来办案的公安局国保部门也认为应该解决这个超期扣物的问题,但是赔偿的钱从哪里来,他们也觉得难办。这个部门奉命抓人、消灭不稳定因素很擅长,资源也丰富,但要他们自纠赔钱很难办,结果只能拖而不办。

冯正虎已于2020年5月21日向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投诉:不要学土匪只抢不还。冯正虎明确指出:需要拨专款让承办部门与受害人协商自纠,或者由法院立案审理,都需要市委领导裁定。

冯正虎于2021年1月4日再次依法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赔偿申请书,法院不敢当场受理,只好邮寄立案(EMS:)。上海法院最怕冯正虎去提交诉状,立案庭法官很为难,劝说冯正虎直接找公安部门讨债。或许,上访比诉讼有效,现在不是法治是人治,一切还是听领导的。

兹公开本案,请党政、司法领导机关及公众评审,督促司法公正及行政机关纠错。

行政赔偿申请书

请求人: 冯正虎      
身份证:310108*********452
住址: 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号
手机: 13524687100 
赔偿义务机关: 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
法人代表: 陈志康 局长
住址: 上海市平凉路2049号
电话: 021-65431000 

请求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二)项之规定,于2020年9月20日向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行政赔偿申请书,但赔偿义务机关收到请求人的申请后,在法定的二个月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因此,请求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赔偿请求

要求赔偿义务机关对请求人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抄家扣押物品超期不返还的的行政强制措施予以国家赔偿,按照《国家赔偿法》第2条、第4条第(二)项、第35条、第36条第(二)项之规定,赔偿请求人约20万元人民币,其中:

1、返还超期扣押请求人的全部财物(价值10万元人民币);

2、赔偿因违法超期扣押请求人物品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支付10万元人民币的126个月的银行定期利息(2012年5月起至2020年12月)

3、赔偿义务机关向请求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9万元人民币。

事实与理由

请求人冯正虎自2010年2月12日回国后,实现护宪维权的理念,推动维护公民诉权运动,促进司法改革,帮助访民依法维权,结果遭受某些领导人的报复打击。家门口有十几个便衣警察及其雇佣的保安人员,天天24小时轮班非法“监视居住”,并限制冯正虎的人身自由,同时也危及冯正虎的住宅安全。警察有时出示一张检查证,有时没有任何执法的证明文件,肆意闯入冯正虎的住宅,野蛮抄家,随意扣物,只拿不还,犹如有执照的强盗。

2010年4月19日至2012年3月23日的二年内,冯正虎遭受9次抄家(2010年4月19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被扣押的大批私人财物,至今尚未归还。这不是正常的检查执法行为,而是肆无忌惮的捣乱,恶意报复,逼迫一个坚守法律的人向不讲法、不讲理的权贵屈服。

赔偿义务机关的上述行政行为参见:证据1《冯正虎遭受九次抄家扣物的概况》、证据2《冯正虎9次被抄家扣押物品的清单(合计)》。

过去,法律没有具体规定警察扣物的期限,警察可以滥用职权,以检查为由瞒上欺下,扣押不还。但是,2012年《行政强制法》颁布实施后,警察超期不返还扣押物品的行政行为属违法行为,应当予以国家赔偿。

《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查封、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情况复杂的,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延长查封、扣押的决定应当及时书面告知当事人,并说明理由。”

《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二)项之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财产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 ; (二)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的;┈。

赔偿请求的法律依据与理由:

请求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向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1、要求赔偿义务机关返还超期扣押请求人的全部财物(价值10万元人民币)。

    该项诉求依据《行政强制法》第二十八条第二项、第四项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政机关应当及时作出解除查封、扣押决定:

 (一)当事人没有违法行为;

(四)查封、扣押期限已经届满;”

请求人冯正虎被扣押的物品已超过《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扣押期限。

请求人冯正虎列出9次被抄家扣押物品的清单(合计),估算尚未返还的物品价值10万元人民币。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二)、(三)、(四)项,若扣押财产损坏或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

    2、赔偿义务机关赔偿因违法超期扣押请求人物品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支付10万元人民币的126个月的银行定期利息(2012年5月起至2020年12月)。

    该项诉求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二项的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财产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权取得赔偿的权利:

    (二)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的;”

    请求人的电话、网络设备、手机、电话机、上网卡被赔偿义务机关违法超期扣押,致使请求人无法上网及手机通话,而上海东方网络公司、上海移动公司根据合同自动扣除每月上网费及手机固定费用,还有无线上网充值卡的过期作废,造成请求人的经济损失。而且,即使返还的电脑等电子物品,已经贬值,甚至有的还会损坏,造成很大经济损失。因此,违法的侵权者理应依法赔偿。

3、赔偿义务机关向请求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9万元人民币

该项诉求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九次野蛮的抄家都是在瞎折腾,其违法抄家的行政行为严重损害请求人及其家人的身心与名誉。因此,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向请求人赔礼道歉,并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综上所述,请求人的损害应当依法得到国家赔偿。请求人依据《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向赔偿义务机关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但赔偿义务机关不作为,故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向法院申请赔偿,请求法院维护宪法法律的尊严与权威,支持请求人的请求,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请求人:冯正虎

                                           2021年1月4日

附件:

1、冯正虎遭受九次抄家扣物的概况

2、冯正虎9次被抄家扣押物品的清单(合计)

3、部分《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原件复印

   (1) 2010年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沪公(杨)(五)行扣字【2010】第453-456号]

   (2)2011年2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沪公(杨)(五)行扣字【2011】第3834-3839号]

   (3)2011年2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沪公(杨)(五)行扣字【2011】第3840号]

(4)2011年6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沪公(杨)(五)行扣字【2011】第2393-2394号]

4、冯正虎致函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2020年5月21日)

5、请求人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交的行政赔偿申请书

6、请求人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交行政赔偿申请书的邮寄凭证

7、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收到请求人行政赔偿申请书的邮局凭证

8、冯正虎的身份证复印件

证据材料

一、冯正虎遭受九次抄家扣物的概况

第一次,2010年4月19日深更半夜,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警察及社区保安人员闯入原告家,先把原告骗到五角场派出所,然后开始抄家,直至第二天凌晨3:00许,扣押原告的电脑、打印机、网络设备等27件物品。当时,在冯正虎的妻子强烈要求下,五角场派出所民警小庞才临时去五角场派出所取来几张《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记录了被扣押的所有物品。这份清单没有公章,连案由、见证人、承办人也没有,仅作为这些警察违法行政的证据留下。

第二次,2010年 8月3日上午,冯正虎打算穿上“我要立案”的文化衫,静静地坐在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立案大厅等候立案,去唤醒法官的良知,敦促当政者遵守法律,归还公民诉权,开启司法公正之路。但是,冯正虎尚未出家门就遭传唤,又被抄家拿走两台电脑、两件“我要立案”文化衫以及艾未未摄制的影片《美好生活》等材料。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警察拿走冯正虎的财物,未留下《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而且整个行政过程没有出具任何合法的执法凭证。

第三次,2011年2月16日上午,正当冯正虎准备去给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云耕寄信时,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警察闯入冯正虎家,将冯正虎传唤到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然后抄家了三个多小时,抄走冯正虎的两台电脑、两部手机、十九个文件夹的判决书、起诉书及证据等诉讼材料、十几本《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一只南美羊驼绒毛玩具等33大类物品,其中包括原告致刘云耕的信函打印稿及刘云耕拒收的二封EMS退件。

第四次,2011年2月20日下午,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警察陆巍峰等人进入冯正虎家,拿走电脑、显示屏、打印机各一台,留下一张《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警察把《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当作人民币,可以随随便便进入冯正虎家里换取任何他们喜欢的财物。

第五次,2011年3月3日上午8:30许,冯正虎在家吃早餐时,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警察及社区保安人员七、八人闯入冯正虎家,出具五角场派出所的传唤证,并将冯正虎带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但没有一位警察来做询问笔录,也没有任何人告知冯正虎究竟有什么涉嫌违法的行为,莫名其妙地被关押至下午1:30许,又被送至上海市崇明县长兴岛的一个“黑监狱”(鹿鸣农庄),每日24小时由7名便衣警察及保安人员贴身看守,直至3月21日被释放,非法拘禁18天。3月3日冯正虎又一次遭受抄家,抄走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在警察陆巍峰处,未交给冯正虎。

第六次,2011年6月14日上午,上海市公安局国保部门警察张旭清、杨浦分局警察陆巍峰率领三名警察及三名雇佣的保安来原告家抓人抄家。警察抄走冯正虎的物品:电脑主机一台、显示屏一台、打印机一台、手机一部、《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108案例)》及《王蓉华要立案(60案例)》二本、《捍卫法律,还我诉权》《请支持“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诉权”行动(致人大代表、法官、检察官、律师及维权人士的信函)》等文章若干、“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诉权”的挂牌4张等。上述扣押物品都是合法的物品,与涉嫌违法根本挂不上钩,而只证明冯正虎坚守法律、维护公民权利的优良行为,应当表彰奖励,也证明这次传唤抄家绝对是错误的,又是一场瞎折腾。

第七次,2012年3月1日下午15:00许,五角场派出所警察葛德强、王水根、陆巍峰、杨浦分局警察沈国良及上海市国保警察张旭清等十名警察入室抄家,出具盖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区分局公章的检查证。扣押冯正虎的物品:电脑2台、显示器2台、手机4部、打印机1台、扫描仪1台、照相机1部、网络设备若干、书籍文件及其他物品。出具的《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盖有五角场派出所的公章,并由承办人葛德强、王水根签字。

第八次,2012年3月20日下午16:30许,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警察陆巍峰、沈国良闯入原告的家,推搡冯正虎至室内的书房,陆巍峰出拳殴打冯正虎,接着野蛮抄家。扣押冯正虎的物品:电话机2台、3月1日扣物清单等文件若干、及其他物品。他们没有出具检查证、扣物清单等执法凭证,属非法搜查扣物。

第九次,2012年3月23日下午14:30许,警察陆巍峰、沈国良及张旭清,还有五角场派出所二名穿警服的警察,入室抄家,翻箱倒柜,肆意扣物。没有检查证,扣押物品也不出具《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整个检查行政过程没有任何执法凭证。扣押冯正虎的物品:手机1部、电话机1部、手机卡1个、U盘2个、以往的扣物清单及传唤证等文件若干、电影光盘若干、其他物品。

二、冯正虎9次被抄家扣押物品的清单(合计)

(2010年4月19日—2012年3月23日)

编号名称数量
1电脑主机(包括笔记本电脑)14台
2打印机5台
3电脑显示器4台
4扫描仪2台
5手机9部
6路由器(包括无线网路由器、有线通MODEM)9台 以上
7电话机3台
8照相机1部
9无线上网卡设备7只
10移动硬盘、U盘及SD卡7只 以上
11充电器、Internet Raid TV2只
12空白光碟及电脑软件光碟121张
13“我要立案”文化衫2件
14《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等书籍24本
15内有判决书、诉讼证据等案件材料的文件夹19本
16各期《督察简报》几十份
17其他纸质材料(包括刘云耕拒收市民建议函的两封EMS退件)一百几十份
18《美好生活》影片光碟(冯正虎回国的记录片,艾未未作品)96张(其中原版26张)
19《童话》、《一个孤僻的人》等影片光碟(艾未未作品)5张
20知名艺术家艾未未亲笔签名的南美羊驼(草泥马)绒毛玩具1只
21《全球十四大解禁影片》等故事影片光碟33张
22通讯录、名片册3本
23各类信件85封
24“我要立案,捍卫法律,还我诉权”标牌4张
25扣物清单等文件及书籍若干
   

冯正虎于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二年内,共计9次遭受上海警察的抄家扣物。其中多次,警察没有检查证、扣留物品清单等执法凭证,属非法搜查。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扣押冯正虎的物品至今尚未返还,违反《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

 2020年9月20日

三、部分《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原件复印

《上海市公安局扣留物品、文件清单》原件复印(20100420、20110216)

四、2020年5月21日《冯正虎第3次致函李强:不要学土匪只抢不还》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同志:

您好。

您刚来上海工作时,2017年11月我给您写过二封信,并邮上刚出版的四本文集《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 5集)》《保卫立案登记制》、《平反冤假错案——不服上海法院裁判的案例汇编(第1集)》《叶剑无罪申诉——没有证据仅凭嫌犯口供孤证定罪》,不知您是否收阅?当时,您的部下已收阅,他们紧张一阵,或许怕您知道这些负面情况,我也由此被折腾一个多月。

两年多过去了,我所反映的上海法院违反立案登记制、司法不公正及行政部门违法的具体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但是,我还是看到上海有点变化,我所居住的杨浦区政法系统发生大地震,政法委书记及公检法领导干部被一锅端,如此腐败及黑社会帮派的政法环境,我等百姓会有司法公正吗?

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国的司法不是独立的,具体的说,法院的人财物是归党和政府管的,吃谁听谁的,涉及到党政利益的案件,最终裁定权不在法官手里,甚至立案受理也不由法官决定,要听领导的。所以,对我来说,依法诉讼是走错了路,应该依法信访,不该指望法官,应该指望各级党的最高领导人,他们才有权解决政府官员的侵权问题,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

上海法院违法不受理我的行政案件,有法院的难处,我不能强人所难,应该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情处理,向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会提出,由市委书记裁定,并责成政法委具体处理。我相信,党委书记把握党的政策、理解法律的水平及判断能力远远高于法官,最重要的是有最终裁决权。

今天,我先提出一个法院死活不肯受理的简单行政案件:上海市公安局超期扣押我的14台电脑等大量私人物品,我要求依法返还物品或赔偿约20万元人民币。请您裁定,并依法解决。

我于2010年4月20日、8月3日、2011年2月16日、2月20日、3月3日、6月14日、2012年3月1日、3月20日、3月23日九次遭受上海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及杨浦区分局所属警察的抄家扣物。其中多次,警察没有检查证、扣留物品清单等执法凭证,属非法搜查。

二年内连续扣留我的14台电脑及手机、打印机等大量物品,还有19个文件夹的法院裁判书等司法文书及诉讼证据材料,至今8年多尚未返还。

事实上,我没有任何涉嫌违法的行为,而是坚持护宪维权,推进保障公民诉权的活动,督促司法公正,促进司法改革,支持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警察频繁抄家,并扣押我的物品,是奉命报复、恶意惩罚,让个别上海领导满意,企图逼迫一个坚守法律的人向不讲法、不讲理的权贵屈服。

中共十八大后,我得到解放,对我迫害的部分违法措施已撤销,公安部也在规范警察的执法行为。但是,违法扣留我的大量私人物品至今没有返还。当时有领导致使警察滥用职权,违法抄家抢劫;现在没有领导担当依法纠错,依法返还或赔偿。

现在,大家都知道做错了,但谁来纠错?

法律已有明确规定如何处理。《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查封、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情况复杂的,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二)、(三)、(四)项规定,若扣押财产损坏或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

2012年7月12日我向杨浦区法院起诉(EMS:ES797820566CS),因2018年7月1日法院管辖地的变动,嗣后移向静安法院起诉,但法院至今不立案,给公安机关留足面子,这么简单的违法案件,让公安机关自己纠错。

2013年初,杨浦区人民政府派出联席办原主任汪先生及另一位处长申老师主动与我联系,他们也想从最简单的超期扣物问题入手,返还及补偿,结果受到阻力,尽心尽力几年都无法办成,去年汪主任病逝了。在此,我表示对他深切哀悼,他是善人。

现在,原来办案的公安局国内保卫部门也认为应该解决这个超期扣物的问题,但是赔偿的钱从哪里来,他们也觉得难办。这个部门奉命抓人、消灭不稳定因素很擅长,资源也丰富,但要他们自纠赔钱很难办,结果只能拖而不办。

当然,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是依法诉讼,法院受理本案,依法判决,诉讼当事人依法执行,赔偿金也不是由部门支出的。

需要拨专款让承办部门与受害人协商自纠,或者由法院立案审理,都需要市委领导裁定。

中国共产党正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政府,政府要有诚信,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有错必纠,侵权必赔。因此,我相信,您作为文明的国际大都市上海的最高领导人,应该不会容许您的下属官员无诚信、无道德、无法无天,变得像土匪一样只抢不还。

因此,我要求上海市公安局依法返还超期扣押物品或赔偿的信访事项,请您依法处理,并予以答复。

      此致

敬意

上海市民:冯正虎

2020年5月21日

图1、2020年5月21日冯正虎网上信访李强的截屏

20200521-网上信访-李强

五、2021年1月4日致静安法院的行政赔偿申请书的邮寄凭证

20210104-静安法院行政赔偿申请书的邮寄凭证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