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冯正虎代表上访民众与浦东法院法官对话(录音)

2011-06-22 17:0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91 views 我要评论冯正虎代表上访民众与浦东法院法官对话(录音)已关闭评论 字号:

冯正虎代表上访民众与浦东法院法官对话

[编者按]2011年6月9日下午,近50名上海市民佩戴“我要立案 捍卫法律 还我诉权”的挂牌,有的还举着鲜红党旗,进入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立案大厅,高呼“我要立案”口号,抗议司法不作为,要求庭长、院长接待。浦东法院宫法官代表立案庭出面接待,她与另一位法官认真记录上访民众的诉求,并现场受理了诉讼材料。最后,冯正虎代表上访民众发言。宫法官当即表示:给法院一点时间,尽量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给予答复。

本文根据冯正虎发言的录音整理。

 

打开[MP3] - 冯正虎与宫法官的发言录音
 

 

 

冯正虎:把大家的诉求告诉我们的法官。刚才,各位已把自己的案子告诉宫法官。我们每个人的个案是不同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因为我们都共同遭到一个侵害,就是我们的诉权被剥夺了。

我们的诉权没有了,因为我们都碰到这样的问题:在法院长期既不立案又不给予裁定,有的法官连诉讼材料都不收,就是收了材料也不给任何的收据。那么,从我国现有的法律都指明了七天应该立案,不予立案就要裁定。而且根据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里面,包括司法规定,包括最新出版的《法官行为规范规定》里,立案都定得非常详细,几乎要把法官看作小孩一样,要教你怎么做怎么做。

但是,我们确实碰到这样的问题,我们这么多公民长期以来得不到诉权。没有诉权,在一个国家里,我们没有诉权,那么我们所有其它的权利都会得不到保障。而且,如果说一个法院有一个不公正的案子,也很正常,因为法院这么大,法官受理的案子这么多,不可能每一个案子都办得很好,有点不公正也很正常。但是,作为一个法院,它的司法不作为就是不正常。开着法院不干任何事,你说这个法院还要它干嘛?

我们都是公民,很正常的公民,遵守法律的公民。即使是一个杀人犯,甚至他被判死刑了,他只不过被剥夺了什么权利?(在场的民众马上回答:政治权利。)被剥夺了政治权利,他没有选举权,但他还有诉讼权。那么我们这些公民,当然里边有为数不少的,可能是你的街道、你的有些人看不中的,叫不安定的人员,但不能因为他们的不安定,就可以丧失诉讼权。

这样剥夺公民诉权,对法官也不尊重。我在二中院(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做过一个月的调查,天天坐在里面,我对法官认识很多,我很理解他们,法官的尊严都没有了,因为他们的立案厅每天都会面临这样尴尬的场面。你看,今天我们庄严的法院、尊重的法官,有尊严吗?肯定没有。哇啦哈啦喊口号,这里已不是法院了。由于我们的公民被剥夺了诉权以后,你看看,都变成这个样子,国家就无法无天了,法官也没有尊严。中国的老百姓就是这个样子,因为是法院没有理由(不立案),如果是某个官司判错了,法官还有很大的理由讲讲,错案还可以纠正,但是面对着不予立案(又不出具不予立案的裁定),法官无语了,因为我们的法院无权这么做。

我告诉你,宫法官,我们国家的法律,特别是对立案这样的法律,在世界上是定得最细的、最完整的、最好的。我对日本的法律最近做过研究,我特地看,在国外是否也像我们中国一样有个时间规定。我看了,没有时间规定。我说,如果它这个(国外)法律要是到中国啊,那我们这些中国的法官要高兴死了,你(上诉人)就没有办法象今天这样找我们啦。法律上也没有时间规定啊,我们当然也没有时间啦。

日本的法律它没有立案时间规定,后来我想通这个问题,因为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它是尊重法官的。如果法官审判、立案的时间还要法律制定出来,那你(国家)不是看不起我们法官吗?所以它(日本)没有制定时间。而中国呢?确实定得很细。我也经常和人大代表交往,我说你们这些立法者把我国律法的这个规定定得很细,把我们的法官看成小孩一样的,不相信他们,要他们在七天里才做好这件事(立案受理期限的法律规定)。但是,现在你们立法者可以笑话法官:你看这些小孩给他七天时间,他也做不好。

长期以来,造成我们,包括今天我们所有的人这样举动,宫法官还有你们其他的法官,应该是对我们很理解的。让他们(要求立案的人)叫了一些、发了一些,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既不予立案又不裁定,确实是对他们造成一种很大的伤害。这个事情(司法不作为)不仅是在浦东法院发生,其实在上海其它法院也发生过,而且发生很多。所以,我对上海市47个当事人的案例做了专门的调查研究,研究的结果是这47人涉及到158个案子,这些案子就个案来说都不同,但是都碰到了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所有在座的人碰到的这个问题:法院既不予立案又不裁定。而且,我把这些案子(司法不作为的情况)全部用时间来计算,有十一万多天。

如果我们不做统计,我们根本不敢相信,哪有这么严重啊。我们上海市的法院居然有十一万多天不干事,要这些法院干嘛?而且,其中的上海二中院占了四万多天,是最多的。所以,在一月份,我们189位市民在人大开会时,提出了提议:一、归还公民的诉权,彻底清除上海司法不作为的现象;二、保障法官的独立审判权,树立法官对宪法和法律的敬畏感;三、罢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信芳。因为他那个法院四万多天不知道在干什么,这个法院的院长还要他干嘛?如果法院办了几个错案,也属正常,谁没有错?

我们一直信任人大,跟人大在交流、在沟通。所以,对这本书(冯正虎当场向宫法官赠送这本书《我要立案——上海司法部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人大很重视,如果被编入书中的当事人去人大反映,人大只问他的案件在书中的编号是几号,其它的材料不需要。这项工作做得很细,这本书的续集还在编。现在一些市民也发觉了,法院是一个根本要解决的问题(立案)。所以今天到浦东来,实话说也不是第一了,浦东应该挨到第几?第三位了吧。

宫法官:你们到我们这里来之前,还去了哪里?

冯正虎:长宁区法院。而且,从领导的层次上确实比你们高,长宁法院的院长、庭长都出来接待。还去过一中院、二中院。但我是第一次出来,因为我不太出门,一直写文章,向上层呼吁。

在场的民众:其他法院是院长、庭长出来接待,为什么浦东法院院长、庭长不出来?

冯正虎:今天我为什么相信这里的符庭长?因为他确实去开会了,我认识这个符庭长。所以,今天宫法官说她出来代表,我就见她,因为我们相信她。其实,法官在法院里不论大小都是一样的,因为他(她)代表着法律,代表法院来的。你们到了信访办的官吏地方就不同了,当官的地方有部长、有省长,是不相同的,在法院里边任何一个法官都是同等的,应该是这样的。可以说,今天我们在座很多人的观念长期以来都是在上访、信访这样的地方形成的,但是你们要转回来走到法院,有些思路要改变,确实也要改变。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访民,包括我们的市民,要改变我们的观念,改变我们的做法,但是法官、官员也要改变观念,改变做法,否则这样持续对峙下去,这个国家就没有办法,剩下的只有靠炸弹了,就像江西的三连炸,大家都不讲法了。

这期简报是最新出版的,我也可以给你(冯正虎当场向宫法官赠送《督察简报》第51期,本期刊登了文章《捍卫法律,还我诉权》、《致函人大代表、法律人指出“维护公民诉权”行动》、《忧愤不依,法律死亡》、《依法维权,夺回诉权》)。因为最近我就司法不作为的问题向各方面反映,这是他们(上海的其他一些市民)在一中院、二中院抗议司法不作为并要求立案的情况。我的这些简报是向上面送的,上层的领导都知道,因为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人大也认为:我做这个工作很有意义,因为过去只讲这个问题(立案难),没有办法引起重视,现在你把这个问题全部提出来了,而且老百姓也已经掌握了这个问题。如果有司法不作为的问题,那么我们任何一场审判都是假的,可以让你赢,也可以让你输,这是很容易的,因为在这么简单的问题(立案程序)上都可以这样出错。

今天我们是第一次来,在浦东法院有案子的人将来还会坐在这里。他们坐在这里不是给法院、法官添麻烦,其实某种意义上是帮法院、帮法官,因为今天造成这样的局面,肯定是法官背后的有些领导在干扰我们的司法,所以我们在这里是给法院、法官鼓气。领导看来,法院麻烦了,法官麻烦了,我(法官)只能立案,我(法官)不能立案,你领导出来与这些人(依法要求立案的当事人)说,你有本领你再去抓,你也没有本领,因为整个我们国家的趋势在变,最近的趋势都在变。而且今年人大常委会会议提出,现在的问题就是法律的实施。法律的生命力就在于实施,从现在开始已经不存在没有法律可依的问题,所以我相信我们法院、法官,你们的腰板应该硬起来。

你们法官受到很大压力,我们是要到这里来解决问题的,某个意义上也是要来支持法官,所以我们在今年提出的市民建议书第二项要求就是帮法官讲话,因为只有法官审判独立了,司法公正了,我们在座这些人的安全,他的生命安全,他的财产安全,才会得到保证,否则我们没有保障。今天抓你,因为为什么?瞎抓你,因为他知道你没有办法可以诉讼。明天他抢你的财产,因为他知道你也没有地方可以告。好了,把老百姓都逼成什么?

冯正虎对在场的民众说)所以,我们今天来呢,想得到的目的就是诉权。应该说,不管怎么,即使他们的院长来了,也是一样的。我的概念,法官都是平等的。法官把你们(在场的民众)的东西(诉讼材料)收上来,就已经做好了。法院的门不是今天开了,明天就关门了。何必要这样呢?如果不解决问题,还可以继续有道理讲嘛,甚至还可以坐在这里,第二天你再等嘛,领导忙你们总不忙吧?领导今天不在,明后天总会在的。你们在这里不要吵,安安静静地要有耐心,要等庭长出来,等领导出来,他会解决你问题的。一天不够,三天,三天不够,一个月总够了吧。我劝你们千万不要大喊大叫,因为我们不喊,我们这块牌子已经告诉了人家,我来干什么了。我们只要耐心地坐在这里等,因为司法有一个过程的,法官要跟庭长商量,庭长要跟院长商量,院长要跟上面的政法委商量。我们要给法院时间,很多人十年都上访下来了,难道就不可以给法院一个月的时间吗?甚至半个月的时间。不要象过去上访那样,跑到这里一拉,签名一签,人也没有了,永远不在解决问题。所以你们也要负起你们的责任,来盯你们的案子,来追你们的案子。那么,这样你们实际上也在帮助在座的法官,法官回去,也不可能你们不来,天天帮你们叫,没有人会这样叫的,对吧?要你们自己来,有案子的人自己来,要很耐心地一直等着,耐心是最大的重要。不需要喊叫,你这个牌子挂着就够了,就告诉所有的人了。

我今天也来了嘛,刚才让大家在前,我在最后(提交诉讼材料)。其实,我和法官经常在打交道的,我心里希望法院,我们每一个市民到这里来是很安静的,法官有一种尊严,使我们尊敬他(她),我希望我们中国,包括上海是这样的一个场面。所以,我上次与一中院法官说,我来了二次,我真不想带着人一起来,因为我冯正虎要带大家来是很容易的,几百人都是可以的,但我都是一个人来的。这是为什么?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压力促使法官产生什么决定,因为我希望法官有尊严。其实,我们在座的这些人也是希望我们的法官很有尊严,很有威望,是吗?肯定是这样吧?只有这样,法官才可以保护我们。

在场的民众(齐声回答):对的!

冯正虎:所以我们今天来也是希望浦东法院法官真正独立起来,我们来这里也是帮法官呼吁,希望政法委的领导也明白过来,不要干扰司法,而且这种错误也不要错在这太简单、太原始的问题上,让人家一卡就卡住了。这个问题上只要有人指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这就是“皇帝的新装”。皇帝穿新装了,事实上皇帝光着屁股,所有的人都说他穿得很华丽,我们就是那个说实话小孩,说出皇帝什么都没穿。我们的案件你七天既不受理又不裁定,这个问题实在太简单了,而且这样的问题可以说,一个地方只要有一个案子出现这样的问题(司法不作为),就说明这个地方司法不公正,任何审判都可以是假的,为什么?程序问题。如果是实体问题,判错不要紧。一个案子出现这种情况,所有的人都会感到担忧,因为他都会遭到这个程序的错误。现在老百姓的心情与我一样,我作为知识分子先觉醒,现在他们比我急,我不来,他们都会来,接着上海的法院到处都有人要求立案。所以,我还是要恳求浦东法院,该怎么解决问题就怎么解决,是否能立案的,就给一个裁定,让他们有一个诉讼的权利,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所有今天来的人其实就一个要求:依法立案,不予立案,就给我们一个裁定,让我们有一个诉讼权——慢慢讲道理的权利。判的对,判的错,这是以后的事情。所以,我们今天来,准确的就是这个要求,是否是这个要求?

在场的民众(齐声回答):对!

冯正虎:没有说到这里来你(法官)给我们安置什么,你要管我们什么,没有。这个很简单,你第一步走出来,公正就走出来了。好吧,宫法官,我们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宫法官:今天你们都是很远到来的。我们下午接待大家,把大家基本的要求简单地记录下来,我们尽量争取在尽快的时间内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们的代言人说的,每个人的个案的情况千差万别,有的是公安局的,有的是环保,有的是拆迁,形形式式都有,那么我先要了解一下情况,现在我们给你们答复,肯定是不负责任的答复,因为我们还没有都查过一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