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毛向辉:“推”动新世界 ——《冯正虎的Twitter》序二

2013-09-06 10:3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9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推”动新世界

   ——《冯正虎的Twitter》序二

毛向辉

 

冯先生的新书《冯正虎的Twitter》脱稿了,我当然为他高兴。推特是他从东京机场的92天“我要回国”的传奇中浮现出来的技术加速器,后来又在他回国后的周旋中展现了自媒体价值。他驾驭推特的经历为这个时代的技术驱动力特征留下了鲜明的背书,也奠定了我们之间的长期友情。

推特是信息的海洋。但是每条推文可能背后都有一个幽深的故事和联想。这本新书与众不同之处正在于此,书中每条推文读过后所产生的好奇冲动,包括他所叙述的故事本身,也包括他自身的思想成形。推特作为信息记录和再现平台,将这一切一览无余。

新媒体在时间空间中作为突变的媒介,改变了维权者和弱势者的面貌。每个人,即便没有冯正虎的传奇经历,也有可能在这个时代成为安迪·沃霍尔所说的“15分钟名人”,虽然有反讽意味,却也凸显了扁平化的事实。但不同的人,应对新技术的感受是不同的。常听人说:我是技术白痴。 用佯装不屑于技术来回避技术的进步面,与这样的人沟通的成本很高,因为他们预设了自己无法和技术进行对话,抗拒技术的心态远大于驾驭它。 冯正虎不同,他虽然第一时间没有听说过推特(还几次把它称作维特), 但是不影响他马上明白了这种技术的潜力,从而立即善用其长。

所以2009年11月13日那天,他第一次面对推特这个新空间竟然毫无陌生感,马上驾轻就熟地把它变成了自己发行全球的媒体。虽然一开始在东京成田机场内上网不便,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推文已经在网络上蔓延,但他很快理解了RT这种新现象和用法。RT,根本不同于传统的邮件转发。RT的结果是产生信息链,如今影响全球的重大事件,你都可以追溯到最早的信息源头。作为最早使用RT的人,我当时发明这个写法无非是希望有一个简单的标记可以让信息加速分享,没想到竟成为了世界语言,也因此与冯先生结缘。

其实冯正虎有分享主义的天性,所以他分享的内容从来不干燥无味,很多年轻人从过去的新闻媒体报道中无法理解“他”,因为记者们只关心那些苦大仇深的部分。但是看了推文后,他们就如同看到了活生生的一个有趣的大孩子。虽然没有艾未未那样的大俗, 冯正虎也敢脱下上衣,光着膀子秀给大家看。 当他轻松地发推讲述各国空姐专门送食品给他,年轻人都睁大了眼睛:好有面子,好有热情。“老虎”(推友们都这么称呼他)则根本就宠辱不惊,笑笑而过,如凌波微步。

更多的推文则显示了他的本身素养。当他在机场和中国政府之间演绎Terminal 的大戏时,我时常惊讶于他能够把自己经历的事情丝毫不差地按照时间顺序描述出来。用字也非常精准无误,这是高等教育和训练的结果。在东京机场的最后一天,他的扮相简直比国家领导人更有气势,个人尊严闪亮了全球的媒体,有被RT成千次的图文推为证。

换个角度看,冯正虎又算是一个社会黑客。大部分人不了解黑客(Hacker)的价值,以为他们是专做破坏的骇客(Cracker)。殊不知,黑客精神由来已久,他们恰恰并不黑暗,相反是那些从黑暗中帮助人们找到呼吸和光亮的缝隙的侠客。今天人们熟悉的史蒂夫·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在当年都是有名的年轻黑客。黑客精神带来了科学技术的创新,如今又推演到社会的创新。冯正虎立足于个人的原则,探寻社会与政治体系中的结构性问题,随时用精准的靶相来对其进行治疗。苏格拉底曾经严肃地问过:谁来修理国家这只船呢?(Who should mend the Ship of State?)。当然不能靠破坏船的人,而是要靠那些出于有危机感和有责任又有能力的社会黑客。

推特是自由的平台,也是社会记忆,这完全不像中国的互联网服务。推特多次拒绝政府的审查要求,成为了世界民权的飞地。这当然首先因为其生长在自由的土壤上,另外也基于他们自身的信条:信息只有自由流动才有价值。在中国的微博平台上,类似冯正虎这样的真话人士,无法获得立足之地。所以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去“转世”,也逃不过新浪等自我审查的挣扎。如此才比较差序,看到中国社会整体失忆的残障。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说:等潮水落了,大家才会看到谁在裸泳。 在一番社会性媒体的冲击下,潮水已经退去,大家看到了曾经骑在墙头的人们在澄清自己的立场,也看到民众开始无视那些重复冗余的宣传口号和摇旗呐喊的附拥。因为只要信息自由流动,就会产生价值选择。人类为了生存本身,已经产生大量有利于自身未来的决策智慧,这无论是哪个分支的文明都已经获证。在逐利之外,人们还会回到利他便是利己的可持续生态中。无论富人还是穷人,都在慢慢意识到:若政治制度吃人,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牺牲品。

权力狂热和权力暴力曾经有过拥趸,但是已经随着上个世纪的硝烟慢慢散去。这个时代的人们,无论在平等、尊重和价值趋向方面,都不会轻易被少数的声音所左右,因为每个少数的声音都很重要。即便是新闻业,那么多曾经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记者,也在扁平化的新媒体时代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定位。理性的冯正虎所做的,正是新媒体中自媒体特性的最大化。风浪过后,他也必然会从波峰回到平静,但是他在这场革命中的弄潮作用,总有一天会被RT的路径再次描画出来,成为经典,这本书也正是其中一部分。

 

2013年夏,伯克利

 

 

附:《冯正虎的Twitter(2010—2013)》是国内记载中文推文的第一本书,反映了这几年中文推友关注的国内主要事件及民间主要人物的言论。冯正虎的4200多条推文、约41万文字,是了解这段历史的索引,也是推特在中国的一个见证。本书记载的推文从2010年2月起至2013年7月。本书近日出版发行,https://readmoo.com/book/210005994000101

 

图:推友欢聚一堂(前排中间冯正虎、后排右一毛向辉、右二翟明磊)

20100219推友欢聚一堂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