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成田机场日记(33): 向胡锦涛转呈日本政府的“劝告书”

2015-04-13 23:2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35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成田机场日记(33): 向胡锦涛转呈日本政府的“劝告书”

 

12月5日

 

今天12月5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32天。

昨晚24:00睡觉,今晨6:00起床了。一小杯拉面与一个肉馒头是我今天的早餐。昨天加拿大空姐送我一个保温杯,我考虑到暂时不用,没有收下。但是现在想想应该收下为好,尽管我已习惯喝冷水了,但天气毕竟已是冬天,常吃冷食冷水使胃不舒服。

收到周义澄教授的邮件,转来一篇他的文章《东京空运:援助冯正虎》(《北京之春》2009年12月号,总第199期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09/420/20091129170307.htm)。前一段时间我没法上网,对外界的情况了解不全。从他的文章中,我知道前一段时期有那么多朋友在积极援助我,尤其是杨建利博士主持的公民力量发起了东京空运行动,为之感动。

东京空运行动,不仅是向我提供了食品及其他日用品的援助,更重要的是唤醒了中国人爱自己同胞的中国情,展现出民间的公民力量。

义澄兄是我在复旦大学读研究生期间的哲学老师。80年代初我考入复旦大学研究生院攻读经济管理专业硕士学位时,他已是复旦大学的博士、年轻有为的哲学教授,给我们研究生开设自然辩证法课程。当年,他总是积极地参与我主办的团体及其活动,是我的良师益友。89年六四之前,他已在苏联学术访问,后来又去美国定居。现在任《北京之春》执行编辑,笔名亚衣。他不仅知识渊博、文笔流畅,而且为人谦和、人缘很好。

当今许多知名人物的传记都出自于他的笔下,我的几次重要经历都由他完整地记录下来:《上海企业界的“教父”——“上海企业发展研究会”追忆》(原载美国《时报周刊》第346期1991年11月12日)、《中国出版自由的一大冤案——冯正虎状告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原载《北京之春》2005年8月号,总第147期)等。

我在skpye上碰到上海女作家小乔(原名李剑虹),她10月经深圳回国也遭到拒绝入境回国。昨天她就被拒延护照和拒绝入境回国到驻瑞典中国大使馆抗议,并声援我。我感谢她的声援,并把关于她抗议活动的报道放在我的Twitter上,大家都来支持她的回国诉求。

我自己从来不会去大使馆抗议,因为我觉得大使馆里的这些外交官比我还可怜,他们无法履行为国效力的责任,而仅是在为上级领导打工。上级领导是不喜欢听批评的,所以他们肯定不敢上呈海外中国人的抗议请愿;上级领导不懂法,他们也只好胡来,折腾自己的国家,做出拒延护照这类荒唐而违法的事。现在,我们有许多方式可以对侵犯我们权利的官员进行零距离的抗争。

如果我的护照被拒延,我肯定委托国内的律师将这位大使送上法庭,我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针对他行政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国内的法院会拖延立案,这没有关系,至少我已经从法律上主张了自己的权利,并公开了这个行政行为的违法性。大使馆在国外有外交豁免权,但它对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实施的行政行为受国内法管辖。如果这类违法的侵权行为,在国内的法院得不到司法救济,就可以提交国际法庭审判。

下午13:30,第一空港南楼入境审查处事务所首席审查官又来向我提交一封书面劝告,内容与昨天一样,仅日期填上新的,提交的形式也一样,一个审查官提交,另一个拍照,以示证明向我告知了。我在这里只生活了一个多月,日本官员就没有耐心了。我也只好提前给中国的领导人写一封信,把文件转呈中国政府。每天正式接受日本政府有关部门的文件,兼职做中国大使馆的工作,有点滑稽,这个世界太搞笑了。

14:30,一个日本人拎着一包已加工过的各类水果小块,及一盒新加坡点心来探望我,他是我在日本一桥大学大学院研修时同学的丈夫。15:00以后,台湾、UA、CA空姐空少陆续回日本,她们从我面前走过,都要鼓励一下我,有的又送新鲜的食品,我们已与他们已熟悉了。我不在时,她又把纸袋放在我的“床”上,我过来时,隔壁咨询台的小姐会告诉我,CA空姐送的。纸袋里除了食品,还有一张贺卡:

To Feng Zhenghu,

I watch your story unfold on the television news and on the internet here in Canada. I hope you will be able to make it back to your home in China before Christmas. There are many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ishing you the best of luck.

Merry Christmas 2009-12-5

Vancouver Canada

因为未经本人同意,公开时我将她的姓名略去。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张圣诞贺卡,放在Twitter上与推友们分享我的快乐。

晚上20:00,我写完了致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的信。以后向中国政府转呈日本政府部门文件时,都要附上这封信,内容不变,日期更改,形式庄重。日本人想出这个办法也是有道理的,口说无凭,有了书面、有了照片,以后他们与中国政府讲理时也有证据了。

 

成田机场日记-33-20091205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