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宪维权,快乐生活

忘记密码

成田机场日记(41):欢迎习近平先生访日

2015-09-05 21:2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6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成田机场日记(41):欢迎习近平先生访日

 

12月13日

 

今天12月13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40天。

12:30,今天当班的首席审查官又来向我提交第11份官方文件,内容与昨天一样,日期是新的,并与他合影一张。我也将《冯正虎向中国政府转呈12月13日的日本官方文件(总第11份)》一文送网络媒体发表,并附上日本官方文件的照相件。

上午至现在除了接听几个问候电话之外,我在写作。

谢谢大家的关心。明天晚上有朋友会带一个USB接口的小键盘。现在,用屏幕键盘打字速度很慢,偶尔用还可以,用它来写作太痛苦了。

下午16:20许,日本共同社记者从北京回日本顺道来看望我,我们聊了一会。

晚上,《欢迎习近平先生访日》一文完稿,托人用日本邮政快件寄送中国驻日大使馆转呈。

 

附录:欢迎习近平先生访日

 

尊敬的习近平先生:

欢迎您访问日本。

虽然我被中国官员无法无情地剥夺回国权,已露宿日本国门外40天,但仍以平常的心态祝愿你访问日本顺利愉快。如果您觉得我的事件让您尴尬,是我们中国人的国耻,这表明中国有希望,知耻者近乎勇。

我今年4月1日合法出国,6月7日回上海就被禁止入境回国。上海当局连续八次拒绝中国公民回国,甚至最后还用暴力手段将中国公民绑架至日本,真是世界奇闻,怎么不引起全世界媒体及民众的兴趣呢?当然,中国人闻之,只是悲哀与愤慨。我抗议非法绑架,拒绝入境日本,坚守一个中国人的尊严,至今已露宿日本国门外。我处于有家不可归的困境中,得到中国民众的直接关怀与帮助,还有众多的外国民众的援助,但是应该履行保护自己国民的中国政府却漠不关心,至今驻日中国大使馆也没有派一个工作人员去关心或沟通。

在拒绝我回国的事件中,日本政府的表现或许令中国政府满意,但肯定使中国人民不满意,日本官员为了对中国官员的友爱,可以对一个中国平民不友爱,也可以放弃自己国家的立国原则及法统。因为刚刚上台的日本政府太需要中国政府的支持,近几年指望不了美国的经济复苏,就需要中国的市场来打气,与美国叫板,必须要有个东亚共同体压台。世界政治就是互相利用,谁都懂这个道理。所以,您这次访日一定很风光、很顺利,至于签订的协议是否兑现这是以后的事。

日本政治家很清楚他们在与一个连自己法律都无法完全兑现的国家签约,但他们需要现在的面子。您作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肯定也清楚,当您受到日本天皇隆重接见时,您的同胞仍在日本的国门外忍受精神上的羞辱与身体上的折磨,这些日本政治家为什么要这样讨好您呢?而且这个露宿在日本国门外的人还是15年前将当年在野党、现在最强势的日本政治家小泽一郎的理想《日本改造计划》介绍给中国的中国人(中译本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1995年,译者:冯正虎、王少普)。

您12月14日访问日本,正巧是我被中国绑架到日本、露宿日本国门外41天。无独有偶。今年2月15日我被上海政府工作人员从北京绑架到上海,非法拘禁在海军东湖招待所508室,3月25日被释放,也是41天。同样是无法无理,只是上级领导的一句话。我已经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控诉、也像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但至今未立案。握有公权的地方政府官员都敢无法无天,这个国家失控了,人人都会没有安全感,包括您。我是不赞成绝食的,但是在上一次被非法绑架拘禁中也进行二天绝食抗议,为中国的宪法法律遭受践踏、担忧胡锦涛等中央领导人将来也会在北京遭受地方权贵绑架而绝食警世。

今天您来日本访问,您可以换位体验一下。如果您回到北京机场时,几十个警察围住您,其中一个向您宣布:习近平先生,您这次不能入境回国了,这是上级领导的决定。然后什么法律依据、什么理由也没有,就强制遣送回日本。如果您抗拒,就用暴力手段把您绑架至日本。如果您不屈服,坚守中国人的尊严,就会露宿日本国门外,挨饿抗争,向全世界、中国政府表达一个中国公民回国回家的基本诉求。这个遭遇发生在我身上,也会发生在任何中国公民的身上,包括您。因为当您碰到这个遭遇时,这些警察指的上级领导,肯定不是您,也不会认可您的职位,只服从发给他们工资的直接领导。我们的国家已经发生这些荒唐的事情,而且做这样违法的事已经成为习惯,您不觉得可怕吗?

您是从上海调入北京工作的,虽然在上海的工作时间很短,但也应该了解上海官民矛盾紧张的情况。您来上海工作时,上海市民对您的期望很大。在寄送给您的第2期《督察简报》上就发表我的文章《习近平应当关注的上海问题——-司法不公正是上海社会不和谐的祸根》(2007年7月15日)。这份《督察简报》现在已出版到第30期,大部分文章都是揭露与批评上海政府的问题。上海的领导人怕民众,总是草木皆兵、无事生非,一有会议或敏感时期就指使警察随心所欲地非法限制上海市民的人身自由,某些警察还会唆使雇用的社会闲散人员去执行他们的违法指示,居然让一些没有任何执法权的公民去强行剥夺另一些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大搞文化大革命的恐怖主义,利用群众斗群众,搞得上海乌烟瘴气、人心惶惶。我在第14期《督察简报》(2008年10月31日)的一篇报告《誓死捍卫中国宪法与公民权利》已指出:

“潘多拉魔盒的打开,上海人民的灾难就开始了。一小撮便衣警察与一大批游手好闲的社会保安人员无法无天、随心所欲,想绑架谁就绑架谁,想拘禁谁就拘禁谁,想堵谁家的门就堵谁家门,不需要执法证件,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据。他们公然叫嚣:“不懂法,是领导叫我们来做的。”当受害者要求他们出具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法律凭证时,他们都会摆出一付地痞流氓恶霸的架势,甚至还会反问受害者:“为什么我要管你,不管别人?”如果这个侵犯的理由成立,那么这个社会就不需要法律,就没有公正与安全,公检法也就名存实亡。杀人犯也可以说:为什么我杀你,不杀别人。抢劫犯也可以说:为什么我抢劫你,不抢劫别人。小偷也可以说:为什么我偷你,不偷别人。按照这个强盗逻辑,杀人抢劫盗窃都是正当的,而受害人是活该受罪。过去我耳闻目睹成千上海市民遭受这种迫害,今天我自己也亲身经历了,明天其他市民,包括警察、检察官、法官、更多的公务员及其亲属也会遭遇这种苦难,不久的将来俞正声、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的家门口也会遭受这些“红卫兵老将”的骚扰。现在这些躲在暗处指挥这些“红卫兵老将”的大小权贵很得意,欣赏受害者的痛苦挣扎,但是他们最后也会遭到报应,而同样惨死于他们放出的魔鬼手中。难道中国人民忘了文化大革命的惨痛教训了吗?难道我们都忘了国家主席刘少奇死得多么凄惨吗?胡锦涛先生应该记住,俞正声先生更应该记住,你们的亲属也有过苦难的经历。”

您们现在没有碰到我的厄运,但不能保证不久的将来不会遭受这些厄运,因为我们生活在同样一个国家。我爱自己的祖国、坚守中国宪法法律、支持中共“以人为本、执政为民、依法治国”的政治路线,这些基本点上我与您、胡锦涛主席以及中共党内许多干部是一致的。我们不同的是,您们是中共党员、我不是,您们是中国的高级领导人,我是一介平民。当然,我不是1989年凭良心反对武力镇压学生民主运动,或许今天的仕途也是中共中央委员。所以,党员、官位都会变化的,不是人身安全的保护伞。当年您们的父辈都是赫赫有名的中国大官,但同样无法逃脱文化大革命的遭遇。一个国家的治理不是依据人人平等的法律,而是依据领导的权势喜怒,这个国家怎么会不乱呢?你抢我夺,人人没有安全。中国上千万个大小领导个个都是诸侯,都可以随意动用警察等国家机器,在外国人眼里他们的行为都是代表中国政府的,中国政府是“子不教,父之过”。

关于中国公民被上海警察用暴力绑架至日本、露宿日本国门外40天的事件,全世界主要媒体都在不断报道,中国民众、海外华人都在谴责与声援,但是中国政府至今未反应。外界批评中国政府是无赖,死猪不怕烫。我认为这个判断是错误的。在国际社会,中国不是超强国家,没有无赖的实力,而且它是联合国常务理事国,还没有落魄到朝鲜的地步。它不是无赖,而是无能,面对突发的国际事件不知所措、无可奈何,只好自毁声誉。体制僵化、官员素质低下,使中国政府预知、应付、处理突发危机事件的能力极差。把一个仅是帮助几个访民依法维权、根本不构成威胁国家政权的人,逼出国门,制造出一个轰动世界的国际事件,一个荒唐的国耻,这就是上海官员的愚蠢、霸道、无能的杰作。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明白,中国公民捍卫回国回家权利的决心与毅力,世界舆论、中国民众及海外华人的态度。

不让本国公民回国回家,不仅违反联合国宪章、国际人权条约,也违反中国宪法法律,还违背中国的道德伦理人之常情。中国政府应当废除剥夺中国公民回国权的违法措施。中国共产党已执政60年,宪法法律是共产党主导下制定的,立法、司法、政府部门绝大部分工作人员是共产党员,作为执政党应该有点底气,有点自信,没有必要整天草木皆兵,更不可以把公民权利异化为惩罚或恩赐的工具,毁坏了国家的根本大法。让所有的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都可以自由往来自己的祖国,消除每一个中国人回国出国的恐惧,让祖国变得更美好、更亲切。

现在,日本国门外的入境审查大厅是我的暂住地,一个有国难回的中国流浪汉已适应这里的生活,就慢慢等您们这些领导人好好商定吧。但是,日本官员没有耐心了。从12月3日起,每天发一个中日文的文件给我,内容一样,仅是日期更改一下,提交仪式规范,,还拍照为证。他们知道,这个文件发给我没有什么用处,或许是让我转交给中国政府。中国政府让我回国,就不会在这里麻烦他们了。现在很滑稽,日本的政府没有向中国政府或中国驻日大使馆提出抗议,而将日本官方的文件直接发给一个在日本国门外的中国公民,或许这是中日外交的新形式。我也每天通过媒体转呈中国政府,现在已第11份。天天持续发文下去,又是世界奇闻了。希望您能关注,不要让日本政府为难了。

 

此致

敬意

 

中国公民:冯正虎

 

2009年12月13日

 

注:本信用日本邮政快件(编号:9975-5400-1124)寄送中国驻日大使馆转呈。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